返回硬骸首页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硬集字[2014]26号
张鹏远著《悲伤简史》
2014/7/29,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卷二 老马的陶罐

引言

“早上做梦,梦见了老马。老马一脸络腮胡,捧着一个陶罐。迎上去,发现不是老马的脸,瘦了,但依然是老马。老马把陶罐给了我,手一挥,说,我来接这些跑错了时空的人回去。老马坐着一辆气垫船飞走了,一群气垫船跟着老马飞走。我捧着陶罐,手伸进去,掏出一块面包。我吃掉了面包。”

这个梦让他满意。但《老马的陶罐》是一篇小说。他感到沮丧,他是一个诗人,做了个梦,梦到的是一篇小说。他堕落了。

1、与老马的对话

我把梦告诉了老马,老马说:
最近一年特别沮丧,各种病,各种失望
你梦见我的骨灰罐,就跟他亲热吧。
生命短暂,他发誓要离去,不留绝笔
但难免留恋,终归是,不得清净
在餐厅吃着土豆丝套餐,我写下老马的片段:
老马,男,四十四岁,已进入中年。
土豆丝套餐好吃吗?
一点也不好吃,但作为午餐,刚刚好
他接着写:老马发过很多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里,他在跑步
腊肠,一条棕色小狗,屁癫屁癫地跟着跑
你们对照片有什么看法?挺好,没有看法。
照片里面没有陶罐,陶罐停在虚空中

2、诗歌与小说

平凡的开头赶走了太多读者,他们开始讨论
A:妈的,你还是改写小说吧。
B:写成诗歌才有意思。
C:写小说是好事,我一直的愿望是写小说。
我:必须是诗,不能是小说,我不能像你们一样堕落。
为一个陶罐,他们玩的很高兴。不亦乐乎。乐此不疲。
其实就是一帮废物,没用的人,喜欢自言自语。文学真扯淡。
文学?是的,文学。诗歌和小说不都是文学吗?
文学装在陶罐里。
和你们没有一丁点关系。
但是,陶罐在哪里?

3、陶罐到底在哪里

陶罐坐在窗台上,很健康
听小曲,沐浴阳光,被小风吹
偶尔被一些雨水浇灌
过得滋润,没有一点压力
那么,陶罐长什么样子?
泥土的样子。很圆。精致。一张大嘴。方方正正的屁股。很性感。
但一场小雨变成了大雨
大雨变成暴雨,暴雨带来洪水
恰好一阵大风,陶罐从窗台上跳下去,被洪水冲走
警察和消防员漠视陶罐被冲走
没有伸出援助的手
没有,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的手
他们要救助洪水中被湮没的人,更多的人
事实上他们一个也没有救助成功
都被淹死,没一个生还
只有陶罐还活着,但被冲走,不见了
老马坐在赤水河边钓鱼,毫不知情

4、秋天

树叶很黄很黄的时候
就是秋天了
秋天时,庭前的小院落满枯黄的树叶
庭前的走廊,用松木拱砌
就是说走廊的墙上是一片松木
一层清漆涂抹了它们,秋天的颜色被固定
秋天的墙上挂着一个干枯的羊头
眼神空洞而深邃
羊头下面挂着一根粗大硕壮的阴茎,孤零零的
和曾经的陶罐一样,长势良好,气势逼人
所有的小妾都围坐在下面
听马地主讲故事
有路过的女士也喜欢听一听
还会好奇的摸一摸羊角
当她的手靠近墙上的生殖器时
会被无情地赶走
这个庭院不接纳外物
陶罐就住在这个庭院里
他的肚子里装满那些故事
老马讲故事时,他会做一些补充

5、为什么不抒情

作为一个完美的碳基生物
连接氨基与羧基的不仅是碳元素
还有思想
我是有思想的生物
会说话、讲故事、思考、欣赏歌剧
还会做爱,疯狂地做爱,能够自我繁衍
——能够自我繁衍的物种才能被称为生命
作为独立的生命体
我需要表达我的思想
常见的形式就是,抒情
而一个完美的碳基生命体
因为智慧而懒惰,因为懒惰而智慧
因此,我把我的思想就放在陶罐中
陶罐替我抒情
他清一清嗓子,啊……唱歌,有时也写诗
更多时候就是讲故事
小妾们都爱听
但是,陶罐不见了

6、陶罐是不是生命体

说到载体
现在流行的是二进制代码
陶罐就是一块封装好的二进制代码
独立,完全封闭
敞开的嘴是他对外开放的有限接口
他继承了父对象的所有优秀属性,有些属性被覆盖
他的父亲,暂时就是老马
但是,这不重要
他可以容纳一切事物:
油盐酱醋茶,悲欢喜乐愁
政客、官员、小吏、警察、妓女、皮条客、间谍、美女、野兽、旅人,以及一只猫
和更多的猫。还有腊肠狗。
如果你能承受
他可以把这些完完全全地吐给你
他没有温度,冷酷无情,几乎接近完美
如果他烦了,也会说一句:操你妈!
有点坏坏的
暂时,他属于老马
但他不是生命体

7、面包和文学

陶罐曾经生产出一块面包
被我吃了。味道不错。
老马为此难过:为什么只有一块?
有时他无法控制他的陶罐
后来就干脆不管,去他娘!
陶罐的父亲暂时就是老马
他骂的还是自己
老马破罐子破摔,但陶罐依然完整
可怕的是,陶罐产生了一些思想
所以我称呼陶罐为“他”,而不是“它”
这类似于克隆人,但有差别
几乎接近完美,还不够,不是碳基生物
他有时更像个孩子,很调皮
背着老马,陶罐向他看见的每一个人
吐出一块面包并赠送给他们
味道确实不错,但只能尝个鲜
没办法,他心情不好时
就把文学藏在肚子里,藏的很深
他吐出的面包很薄,面包片

8、一瓶洗发水

陶罐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中年已婚妇女,因为寂寞
在超市偷了一瓶洗发水
她做的隐蔽,小心翼翼地藏在裤子里
在被保安发现之前,她感到新鲜而刺激
被发现后,她感到惊慌,但很快坦然
是啊,我和一瓶洗发水发生了关系!
陶罐讲故事时大声地笑
围在老马旁边的小妾们也哈哈大笑
老马很欣慰,他把这个故事放进陶罐时
从没想到陶罐会讲的这么好
“操啊,一瓶洗发水、一瓶洗发水!”
在赤水河边,老马感到这些人是多么无聊
但生活就是这么无聊
而那瓶洗发水,由陶罐提供
老马有时非常讨厌他的陶罐

9、陶罐的一些读者

陶罐虽然不见了
但大家依然想念他,老马也想念
看着那些陶罐的读者来信
老马很伤心:
陶罐的性格可以再泼辣一些么!
陶罐在说什么?听不下去
我不能看见砖垛就当房子,陶罐,哦,我吐了!
我不能看见厕所就脱裤子,我,我能不能拉到陶罐里?
老马很想把他们统统都塞入陶罐里
但陶罐不见了
老马就想
理想的读者应该亲自找到陶罐,吐到陶罐里,拉到陶罐里
然后,他会命令陶罐继续产生面包片
送给每个路过的读者
太恶毒了
但是,老马想起另一件事:
他无法控制他的陶罐

10、陶罐轶事之一

陶罐跑到下游救灾去了
可是,他的身体只能容纳一只脚
他被一只脚一脚踹飞到岸边
这样说来,陶罐其实也是没用的物件
只能放在窗台上当摆设
上面插一朵花,他就是一个花瓶
但这个花瓶功用太少了
陶罐见过的花瓶会扭着屁股走来走去
会嗲声嗲气地说:亲爱的!
花瓶脱掉了裤子,露出毛茸茸的身体
陶罐肚子里也装了很多这样的花瓶
为此,陶罐有时很想念老马:
只有老马不把他当成是一个花瓶。
被老马打发掉的小妾因为惦记陶罐
偷偷跑过去给陶罐送了一瓶水
陶罐很悲伤,他在江水里面已经喝饱了
去他妈的,这世道
陶罐想起老马因为过度劳累而受伤的腰

11、陶罐轶事之二

陶罐在街上加入了游行队伍
和他们一起喊口号,竭斯底里
拐过街角的时候,他的革命同伴牺牲了
陶罐拿起旗帜,吹动进攻号角
在红墙下面,队伍停止
陶罐被人拎起脖子,扔到了墙对面
陶罐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嘭的一声,爆炸了
他完成了革命使命,若无其事地
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了
在地下滚来滚去的时候,陶罐想明白了
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而干?他干掉几个敌人?
作为一个盲从者,陶罐的肚子里
被塞入了无比庞大的主义和真理
但他被无情地抛弃
他反思:我其实只是一个书生
陶罐开始反思,一点也不伤心

12、陶罐轶事之三

两场公开事件里,下场都不好
何止不好,太他妈的惨了
陶罐觉得他必须退休,回乡下隐居
他立志成为一个农民
种点粮食种点菜再养点花花草草什么的
背靠大山,春暖花开,令人向往
他的罐子里装满茅粪
一趟一趟地浇灌这些植物
他还养了一群鸡、一窝猪、一头牛
他感到幸福
但幸福总是短暂
很快,土地承包期限到了
他没有取得土地经营权
山上也不让狩猎,资源,是国家的
难道到城里继续流浪?
陶罐哭了,每天给自己吐一块面包片
就着口水充饥

13、陶罐到底在干什么

作为叙事诗的主角
陶罐到底在干什么?
陶罐像一个神秘的外星生物,失踪了。

14、气垫船和陶罐

气垫船和陶罐没有半点关系
但气垫船出现的时候
陶罐也突然出现
作为一个不完美的非智慧生物
陶罐很生气,开始强烈抒情
故意唱歌跑调,发出最尖锐的金属声
尖锐的声音拐好几个弯,划破玻璃的质感啊
击中异时空跑来的气垫船
这几乎是文明的撞击
如你所知,世界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多元化的大数据时代
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车联网、手机、平板电脑、PC以及遍布地球各个角落的各种各样的传感器面前
陶罐该怎么办?
气垫船看着陶罐,满含蔑视
老马带着小妾,站在气垫船上,眼中满含悲伤
陶罐哭了
开始拼命吃东西,扩大自己的容量

15、跑错了时空的人与老马的陶罐

有时我非常恍惚
难道我跑错了时空吗?
老马,正一脸络腮胡,捧着他心爱的陶罐
他要走,挽着小妾的胳膊
手一挥,说
我来接这些跑错了时空的人回去
他留下了他的陶罐
陶罐耸一耸肩,表示无所谓
为此,我只好和陶罐一起留下
我捧着陶罐,手伸进去,掏出一块面包
我吃掉了面包
一个叫鱼的人也留了下来
捧着陶罐,手伸进去,掏出一块面包
他吃掉了面包
一只青蛙也留了下来
捧着陶罐,手伸进去,掏出一块面包
他吃掉了面包
一群人都留了下来
捧着陶罐,手伸进去,掏出一块面包
他们吃掉了面包
他们,都很饿

16、陶罐的质地

有点夸张,从俗世到宇宙
还包含一个庭院,一条赤水河
全都无关
你得重新书写他,一只陶罐
就像当初的一块陨石从天外飞来
带着温度,和火,停下来,就熄灭了
变成石头和黏土,这就是陶罐
一个普通的食器而已
这暗示他依然保持着本色
宇宙、星系、虫洞、跳跃、旋转式平衡
这些和食器没关系
和你的胃没关系
你回家后为什么一言不发
只是喝了陶罐中的水?
陶罐中的水,只对生者有效
而熄灭意味着死亡
死亡,意味着神秘
黑洞洞的灌口曾经吸引多少眼睛?
死亡在陶罐里面
他:无釉,灰色,质朴,没裂缝
他一直睡着,比青铜器久远
但是,关于陶罐的质地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17、再一次失踪

陶罐再一次失踪
很神秘,你无法把握他在干什么
就像尼采说过的三种动物,骆驼、狮子和婴儿
从被动到主动,再到我行我素
意外、出其不意,并与你的意见相左
这不足为奇,也许他去享受生活了
所以,我们坦然吃掉面包
一个路过的炭基生物没有吃
他拿着面包片站着,发呆,只是发呆:
陶罐?陶罐是什么玩意?
为什么大家都在讨论陶罐?
一千个问题也无法满足他对陶罐的好奇
庭前的小院落满枯黄的树叶
又一个秋天来临

18、夏天很热,秋天微凉

院子要保持原样
树木,保持原样,树叶必须绿
腊肠狗要欢快地跑来跑去,亲你的脸
亲爱的人,躺在椅子上看书
夏天很热,秋天微凉
都是好时光
离开如此艰难
死亡有一百二十种方式不能预演
剩下的,你尽可尝试
窗台上,陶罐的位置空白
无可托付
——别废话,还不到时候

19、命运被改写

一群人再次开始讨论:
X:陶罐只是个隐喻,但隐喻什么?
Y:陶罐象征这混乱的生活。
Z:陶罐是个傻子,像我一样,力大无穷。
W:陶罐么,陶罐要具体化,他是一个人。
一拍定音,陶罐的命运被改写:
他成了一个人。
他必须是一个人,你看前面的故事:
他有颠沛流离的命运
有悲伤和被侮辱
有感情,幽默,会耍脾气
有复杂思想,能躬行实践,并身体力行
甚至,有一根硕大的生殖器。
陶罐不在场的时候
他们给陶罐穿西装打领带登皮靴戴红花
手中举着中世纪的圣杯,里面盛着二锅头
然后,陶罐被放逐到荒原
陶罐很快喝醉了
命运之轮飞速旋转

20、陶罐轶事之四

大厅里坐满人,一共十八位
他们为陶罐整理爱情史
陶罐有三任女朋友,也许四任
第四任代表他的婚姻。
最浪漫的一次,我们去西海玩
海水蔚蓝,天空有几许白云
但荒无人烟,就我们俩
我们在岸边专心致志拣石头。
——就这些?
是啊,就这些。
——不够。
好吧,我找到了一块很漂亮的石头。
——然后呢?
没有然后。
——必须有然后。
嗯,她走了,海水有一点涟漪,很快平静。
故事被打断,十七声感叹断续响起
——美好的爱情令人向往
——应该有一个好结局,让人羡慕
——凄婉的结局让人感叹
——海水淡成了白开水,你,应该闭嘴
——你在讲童话故事吗?陶罐!
——陶罐骗了我们,故事发生在赤水河边
十七声感叹响起,剩下一个始终没说话

21、香奈儿的味道

空气中掠过香奈儿的味道
香奈儿的味道,香奈儿的味道,香
老马的一位小妾,一个人在走廊上,孤零零的
因为酣眠,她误过了气垫船
小院里,秋天的墙上
干枯的羊头和硕壮的阴茎,孤零零的
陶罐,一个人在外边,孤零零的
原本的一块二进制代码
任你们摆布,如今穿上外套,成了一个人
却因为爱情而快速衰老,继而沉默
十八个人,你们应该从大厅起立
到走廊上,拿起手机
检查他们的星座,测算他们的命运
应该为陶罐抹去鼻翼两侧的法令纹
让他,继续闭嘴
但是,小妾哭了。你想念她吗?
她该怎么办,她再不能听见陶罐讲故事
香奈儿的味道,红酥手

22、突然出现的一个话筒

生命基因被人为转变
仅次于克隆人的伟大创举
首先应用于植物身上
支持的人,称为挺转派,反对者简称反转
国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
一件白衬衣手捧陶罐,满脸严肃
代表正义的一方宣布:
挺转派的春天来了,主流舆论开始全面倒向挺转。
但观众不关心转基因食物,
他们死于禽流感
妈的,禽流感,抑郁症,以及食物匮乏
画外音:以及陶罐,他们关注的陶罐
然而科学家们耗去太多的电力解决转基因问题
导致晚上区域性停电
而陶罐,不见了
无聊的生活该怎么解决
难道和一个话筒做爱吗,一个,话筒?
突然出现的一个话筒
反转派束手无措
观众在议论它,话筒

23、陶罐轶事之五

陶罐在地上坐着
接受了小女孩的一枚硬币
作为回馈
陶罐指挥他们演奏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欢乐颂
小女孩是唯一的听众
人群中响起掌声
但美好的事物只是一个广告
我该面对一个精彩的广告讨论时政吗?
陶罐有些羞愧
一群人为此走上街头
姓梁的总督到底该不该下台?
不知道,他没参与演奏
但他掐断了大提琴的琴弦
并拿走了陶罐的硬币
陶罐站在人群中,摸了摸肚上的两块腹肌
他再次想念老马

24、让陶罐仅仅只是陶罐

但陶罐不能是一个人
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命运
不是隐喻,也不是象征
而拟人化的表现手法让他像那个大力傻子
所以,应该让那些狗屁的修辞手法滚一边去
让陶罐成为陶罐
他没有肉体,而灵魂,被剥离
他甚至不是一个灵魂,因为他
从来就没有过肉体,只有一身不怎么体面的衣服
尽管他荒诞、随性、认真、无聊
但他依然只是一个椭圆的容器
所以,让陶罐仅仅只是陶罐
这是陶罐的强烈诉求,强烈的,诉求
彷佛一个噩耗,获知这个消息
所有人开始傻眼,转而毫不知情
他们继续研究陶罐的构成,质地,年龄
而你,你完蛋了
不断地偏离主题,应该受到诅咒

25、被中断的对话

该用什么方式来打断他们
忧伤的时候不忧伤,快乐的时候不快乐
只是一门心思地扯淡
男人,女人,性,死亡,转基因,政府的咽喉
一个大企业家,他的父亲是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他的岳父任德克萨斯州第一副书记
突然插入的一句:妈的,全是屁事
讨论新闻的时候,她怀孕了,他也怀孕了
这些,要如实记录,不要遗漏
老马所好奇的大数据时代,各种载体转载了这些语言符号
以及各种影像,比如照片和声音
那么,谁是上帝?
他有一颗厌倦的心,迥异于人世
——本章节没有陶罐,读起来心烦

26、陶罐中的老马

快递员带来好消息
老马在陶罐中
气垫船和外时空都在陶罐中
他其实去无可去
国家地理杂志中的地图,太小
而陶罐,容纳了一个庞大的星系
陶罐从星系中走出来
换句话,他从他自己走出来
结束了旅行,急速坠落
快递员捡到了他,带回家门口
他们回到原地
——这算一个好的结局吗?
小妾在门口等着,望穿了秋水
一颗悲悯的心
老马不说话,他有点累
万物在陶罐中奔突
荒诞的种种可能,和遗憾

 

2013年10月18日~23日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