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致硬骸 》

我从未见过你们,红颜,蓝颜,新欢,旧爱。

众花永在四处,流水有肥有瘦
我少年时屡屡出走,竟从未遇见你们
这和遗憾无关。就像我每过一年都在成熟
这和衰老无关。每一年的春天
都要等过我的生辰,才能算完。之后的风
才被授以夏的血统
之后的闪电,可以杀生
之后的死者,可以穿越

之后的民间,欲得兔首鱼脊,再不许骑马找马
之后的骚客,漏船载酒
花满头。我看你们吃了光阴睡了爱人,造球的字
之后的天下,都是顺杆子的锦绣

若叹怀才不遇,乌泱泱驮起未作的案
回想一生中大多数晨勃,比比是起兴盎然
不了了之
之后的每天,骨头上必须有肉
肉中当然有太平。完胜了过午即昏的瓮城
跃上攒木的脖颈,远也都不远
轻也都不轻。书生也都不陌生

属于藕色的一来二去,一是二的泥塘
就像藕是色的沟渠。等到藕丝也可以编成凉席
谁还在空调下巴结自己,自产自销些约束
够自己喝上一壶。谁还在谋面
夏天把春天掀翻,玫瑰和痰盂都将在空中飞
我的,亦许你们的,掷向瓦片和床底的乳齿
先于舌灿的经验,先于价值
活到了身子外面,哪管后来的身子流出荷尔蒙还是主义

流出桀桀的笑,流出语焉不详的修正
在技艺的罗盘上与海底线南北重合
哪管风是矮的,光是扁的,花是哑巴的
鸟粪是没完没了的
大雨是天的双手撑向汪洋,倒栽葱逗自己玩的
哪管树桩和鱼骨长不出新的年轮,环环往复
哪管谥号仅只被废十数年
大好的风水已经告罄,远方发生的其他什么
都是葫芦跟瓢的事

噫吁嚱,日落之所九万里,正是咸池之地。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