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不靠谱 》

〈 夜 〉

绝对是在同一个晚上
就是躲在你肚皮底下喘气的很多小豆子们
炸开花的那个晚上
有个声音,在冷空气里布道,仿佛饿死的骆驼
你绕到它身后
将虚垂的话尾巴打个圈儿,用食指猛力一戳
为你的马报仇

后来,你一个人
趴在骆驼背上,像是在哭
像是,没了对手


〈 瘾 〉

唯一在渣滓中透明的露水,众多群居的空脑壳
该如何阻挡它们相爱,仅仅是滚来滚去
酽了猫眼角度里的三围。天上地下见缝就钻
让穷的生出骨头,倦怠的撑开眼皮,孤零的碎成八瓣
髓里抽丝的装入标准信封,投往蒙特卡罗


〈 春天 〉

太阳坐在石头上
“小丫头,小丫头”
喊得有鼻子有眼
像是蘸了爽肤水的纯绵纸,啄毛孔的痒
数雀斑
好得简直不三不四
“你穿什么都好看”
“你什么都不穿最好看”

天啦,我突然难过得一塌糊涂


〈 当年 〉

其实关于生离死别
娃娃脸
费了很大劲也没有泣出过血

念及欢愉,日后都是有限的招式
念及爱
小腰身,软软软软
穿花衣裳,说愁
说:让我们相遇在早些时候


〈 去后无远近 〉

左手怒拳,右手提一对芒鞋奔赴扇面的那厮
钱塘般皱褶地,追回口信
如果潮汛就此乱了周期,人说天底下
命根,抑或祸根,最是知己


〈 哑 〉

石块坠死了巢。器官说不出苦乐
从废名的劳作里
筛几片紫生生的萼
小心翼翼,接近危险,但径直走向安全

树冠撩拨云未果。吹风
反复使用手势
哪怕原地跺脚,呜呜发音。总归会明白
一队大摇大摆的鹅一样的
不停开合的嘴
也不过拣几个词
以一当十地应对,下半生的食谱


〈 好时光 〉

我们的爱,没有思想,在夏天
像一个完好的鱼鳔
偶尔也纯洁得像米粒,什么都不做
白白的笑

在夏天我可以把灰色也穿得开出杏花来
爬上你的纸捣乱
—— 多年以后
好时光不再,才让你听清楚轻得发飘的画外音
“这个女人,必将死于非命”


〈 纯洁 〉

你可能姿色平平
或者你珠圆玉润
你可能抱残守缺
或者你动不动就爱
你可能决绝的话说不出口
或者你拍拍屁股就走

你可以荒唐
但是眼睛要亮
你可以狠心
但是刀子要快
你可以坚强
但别以为这办法最好
你可以爱哭
但哭完赶紧睡觉

好了,去睡吧傻瓜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