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哺夜 》

在夜里我们写写传说,把一海的蓝嗅得柔软
背对着星子笑,撺掇冬眠的鸟儿啼叫,无关乎社稷的大小事
摹仿失意的格调,在门上,书就一个叫人牙痛的段子
嚼几口花椒吧,请那人,绕过陶罐的米酒
自己醉

那就,自己醉
酒不能开口,一开口,水平线就会哭。优雅而卑俗的寂寞者
扯着响尾蛇的招领启事,日日依旧,醒时作梦
行为乖觉

我的父辈们酒量惊人,他们都没娶回心仪的女子,轻描淡写的
养育几个子女,传下来一些蹒跚的宿命
精雕细琢地向粗茶淡饭煽情,草木皆兵地
说风,说晦,说破茧,说鬼,说蛙鸣一片在旧光阴里作前戏

梅花不须通琴理,忧伤不必踏歌,袈裟老得不成样子
有人将苹果皮削得很完整。我把光亮给你满上:
“爱恨大多相似,有生之年,惊鸿一瞥当不止三两次”

“不足为外人道。”这么说时青苔爬满,她一开口就是落款
表情单一。安静的磁性摇晃,每一个女子都要穿过
丰腴了又瘦的射程,至多是瘦,很多悲伤的故事都不致命
滑溜的长发和曲线,渴不死,溺不毙
却养成祭悼的习惯

有些事物生来撩人,直到重逢才明白过来,我顺手弹弹烟灰
最终记住多余的,享乐。大河两岸,正在拢翅膀寻衅张力的蛱蝶
如果是风声收缩的过于疾速,之间夹杂钥匙串响动的佩刀
往往俯拾皆是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