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为什么他有那么多忧伤 》



不许追着神仙不放。不许着玄衣
守夜。不许打着火把听泉
在松香的孔隙里硬

但这是没用的。他微有懊恼;衣冠整齐;思春,或者伤风
水搬起石头,皱皱眉,又送回底部

☆  

风紧,倚着云梯咕哝了很久
随便一暖和就有虫子在夜里干坏事

珍惜不是虫眼爱听的话。他前后颠步
把手放在他最想放的地方
偶尔匀出打喷嚏的力道,写的诗
有地窖的味道
像红薯和白菜们,被一场大雪捂成色盲
全天下的小虫子和虫眼们都
很是夫妻相



如果疼,比止疼药失效得还快
我托着脑袋犯傻
哦,亲爱的,允许摘花,走到哪丢到哪



我以为他应该是个瘦子,眉眼很良民,因为
他的忧伤都吃得很胖,还狡黠,一个个,抱着肚子
马扎似的,蹲着假寐



匹配与书生的画皮,隔着墨臭,只一谗
先成了好事。“待若道士叱声而来
怎不是个杀呀冤家”

大好身子,打着轻颤。水是血的爪牙,蠕扩的贪图
“唉,冤家,是我,是我”
作为生吞活剥的体验,撸一把渗紫的肝胆,跟踪水的抽搐
半腔子血沫,箍颈,“阖上眼
连同谋害,带我去你的书斋”

尔后
忧伤都淡出鸟味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