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灰 昧 》

  ☆

那些人,是不值当哭的。然而鸡毛蒜皮地参与了。

夏草肥美,瓜果水灵。太快活了会引发些许不安
带一点斜视的灰,纯然而粗鲁地
揣数乱世的刀钱,蹊跷的风流,伸手向白
而颠倒;而左右逢源,尤道含恨;而
不做些什么又能做什么呢?

这一年正掐到腰,最宜不着边际,放任虚弱
即便踮脚,那么细净的样子
低低地,黑缎子百褶裙般,层层叠叠
表里如一地坏笑。亲吻志异的喉结
听见删改的呻吟
使不上力
想起来花落知多少。


  ☆

在你之后会怎样?白昼太长。相对于细嚼慢咽
我们抢往夜吧
一丝不挂,并祝彼此
财运大好,艳遇不断。


  ☆

那些萤火虫,那些蚊子,那些露水,那些过不去夏天的且由它们飞。

你新欢的女人很好,天使面孔,魔鬼身腰,并且她丧失了法术
人间的脾气,小枝的寂寥
喜欢耸着鼻子嗅你:“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一边自语着又,曲身贴紧你。

但你常常有更要紧的事由。洗净她的身子,抱给我
你说是托付,她说是撇
你摸黑上路,她朝反的方向哭
“那些人,是不值当哭的”
但是她泪如雨下:“我亲爱的他摸黑上路,他摸黑上路”


  ☆

如果夜行湿了鞋,我们尽快换下它吧。

唉,你比我重那么多,死后一定,更容易生虫子
这真恼人,我想着就一哆嗦
深一下浅一下地,疼起来
于是我开始挤你身上的毛孔
亲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先死了痛的神经?
留下那些将不被认领的骨殖
劫后余生,朝三暮四。

我们依旧,东边日出西边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