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孙非诗集《滥情舫》
孙非诗集《滥情舫》
作者:孙非
编号:硬集字[2009]24号
出品:硬骸堂中文网
发布:2009年8月23日
 

硬骸首页-电子诗集-孙非诗集《滥情舫》



  《 滥情舫 》


〈 滥情舫 〉

你、我,以及任一瓢水,玩花头
恹恹,沉渣烂锈僵怪着
可是彼此真的很想,就好比一张脸上
五官各自孤独
但搭配是必要的

(哦堤岸,防风蜡
一些滑溜总是哭着其它)

细密密的麻
怀柔的,慢的,洇瑟了的苏丝黄
蜷着膝弯的哑笑
腆着眼梢觑见的
抽刀断水。无记性
但确曾
好得让人心伤

(哦放帆吧,已撑到水流泪流不分
你是没有味道的,饱满的忍)


〈 习字 〉

砚的黑,面嘟嘟
上半夜独吞
下半夜听到敲门,笃笃的白
白得牙痒
啮出一皮子碎花
轻俏蹦跶

银钩铁划提头来见
小妮子手酸
湿嗒嗒
却嗔那颜体,端的费力
“怨不得也哥哥
折格子就定的个小模样”

咬口诀,嚼铭文,不得脆生
签半拉身子
翻了笔筒,跺脚叹气
管不了啦亲亲
棉花拳头攥的轴卷儿
日后狷介
也难免反复摹贴


〈 六月 〉

偷噬甜豌豆的虫,茸茸活,稠稠死
的小嚣张
单程,比目
的火烈的翠的早上
比蛙声更远一些的焦香

比比,从塘泥到松脂,涉得吃紧
有时雷雨说来就来
磕在索欢的肩胛骨上,咂摸
掉一环环小圆
就随便它们闲着,舒坦地唏嘘

我这厢,浑若须根的幸存
移植后拼命伸张
奇怪的触点如蚤,费力捧住肥大的鼓,人面树身的成年在上面踏舞
这时候六月没有立场,空手套个红日,眸子黑生生张望:都是白
白光光


〈 碎 〉

我紧紧闭眼
紧紧闭眼,紧紧闭眼
不看
无常的恒在,那么多亲爱
牙膏泡沫里的礼遇
打早寒暄——毕竟迟于腹语
和更早的露浓

而两腮曾过于恃宠
恁是无情也
说红就红

而一些爱娇半途卸妆
颧骨阴冷,沉痼睽睽
撑腰暴殄的痛快
诛伐,作祟
而密授一份大同的私房说明
好命的人屈起指弯,檀板走避
“随后空空如也。之前,”假如我说“再来点仪式”
一颗什么很乖地碎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1-2011 硬骸堂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