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硬集字[2014]25号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2014/6/8,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第四辑 现实弄吟

 

幸福无香



下午2点30分,基层开大会
要求必须参加。我在2点30准时去的
会议室里挤满了黑迓迓的暗示
前排坐着一些形式主义
我坐在最后一排,低着头
看自己的手指何时长出利刃
穿透生活的暗夜
抬头看见一些火
燃烧
墙壁上的黑洞
现在想起它似乎是万千颗尘埃
温柔的醒
窗户外的阳光,很好很好
幸福无香。草绿色的帘子 
树一排一排站立
正被冬日的气象扯了扯腰
起了风。都三月了
我们还在等待
一场雨
始终没有
落下来……

 

公 正

 

日子的好
请不要说出
对面街上
有一群要饭的人
他们的钱
都拿去
补交了国税
五十亿的国家大剧院
空旷无垠

疼时光

 

他疯了。他的名字叫
疼时光
习惯到护栏的另一端
把头埋进水里。(年青人不要模仿)
不停地汲水。不停地汲水
呕出血浆与胃溃疡
日甚一日。译制天花
时尚。无聊。失落。
蓝调。淫猥。刀剑。
打马穿过唐朝的街景
装清代的皇帝
起兵造反。口称朕。
写柳体的汉书
传旨。有错无错都掌嘴
每天从镜头里咿呀——
粉墨登场。

 

抒怀,我所理解的幸福越来越远




从今天开始,保持沉默
沉黙对待不恭,沉黙对待冷眼
沉黙对待冷箭,沉黙对待世事纷扰
不当响马,不入绿林
祖国山河,和谐高唱
遥想当年
"楚王爱细腰,国中尽饿殍"
朝野上下,尽玩愚忠

从今天开始,不再关心自己
尽量做到无知,尽量做到麻木
尽量把自己当牛马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喝过假茅台,中招过三聚氰胺
不敢大碗喝酒,不敢大块吃肉
要问幸福指数,囊中羞涩
至今无家可栖,无房可居

只是望山跑死马,只是幸福皆神马
只是神马皆浮云
而我只是一介落魄穷书生
面对茅厕,书中已无黄金屋
只求一片净土
冷月葬花魂......

 

救赎之爱

 

你送我的《汉》诗
我把它珍藏在书架上,没来得及读
我准备把诗人们一个个
从书里请出来,回到武昌之夜
在东直门街,笼一处灯火
喝酒。唱歌。弹吉他
内心的城,使一切事物真相都在晃动
关于法律,我有时候知之甚少。
现在,该轮到谁会成为下一个先知
使好人蒙受不白之冤。
你说,关押者可能犯了小罪
营救者却为之犯了更大的罪
圣者说,人人都在上帝面前犯了罪
因为上帝知道真相
而量刑的法官罪最大
因为,没有人来审判他。

而救赎之爱
确实
伤害了你……

 

在雨中

 

大雨在漂洗旅途的尘埃 
清洗空气中的肺
多少年了
还不是一字一句的打拼
浪迹天涯,表情木讷
你却啊地一声从睡梦中醒来
烟雨顿时朦胧了水天一色
雨花在脚下溅飞
水妖在一个时辰间泛滥
阳光越过石牌
把雨点点滴滴收藏其中
你说,等雨停了
我们就可以驱车上路了
故事中的蓝色马达早已启动
也可聆听风的郁悒
听你说的
心情就会
很快好起来了

 

复活之痛


淫事。无味。无聊想得多
美女之色。诱人深入浅出
昂首挺胸,称颂龟
翻江倒海。垂涎到三尺,喜阴生
善打埋伏,延长60年
从火陷浴池出浴。复制到
兴奋。流白色鼻滴
腥。燥。丁香味
都是人做的过程。

称二哥的小男人。幸福小样
打造品学兼优,宝物随身。
埋在爱钱下滋长
动不动易生气
好得各种疑难杂症
失乐园,无法治
随手都能招揽生意

 

善 良

 

297路公交车上
人多。自然有很多手
在我背立的空间
晃荡晃荡

谁是谁非
我警觉地向后拍了拍
那只手就很快
逃开了

人世上。我们努力工作的善良
总是在某种程度上
给不明真相的人
防不胜防

 

纪 事

 

其实人的一生
就这么简简单单
那天,我一女朋友
非典走了
身上只裹了一块白布
白布裹住她的怨恨
我来不及哭
就被送到了该去的地方

曾经,她梦想荣华富贵
曾经,她也追求不息
她还想
做我的妻

生命的未竟之旅
了无声嘶力竭
有时候寻找
有时候释放
一个支援自己的理由

当你再次面对
失意落魄,世事纷争
都已显得不重要了……

 

 

假 如

 

假如你对天空失望了
别对阳光失望
假如你对大海失望了
别对蓝色失望
假如你对世界失望了
别对食物失望
假如你对自由失望了
别对梦想失望
假如你对红尘失望了
别对繁花失望
假如你对快乐失望了
别对信念失望
假如你对生活失望了
别对健康失望

亲爱的朋友啊,一朝吸毒,终身戒毒
别让死亡之恋,靠近冰凉的墓床

 

康复大道

 

从南丰大道到佛山一环
途经现在的康复路。一路是喃喃的低语
道旁风轻缓,池塘水清澈
青山绿水,花果迭香。
康复苑有如世外桃源坐落其间
"要戒毒,到康复"。前行的视野
宁静、温馨、祥和而空阔
说出你的赞美,就像回春的妙手
点化世间的浮尘与贪婪
让诱惑的肉身和灵魂得到洁净与洗涤

走上康复大道,在夜色下看花开花落
世事的感悟和惋惜,被青春的伤口感染
我们可以屏息、低语,但无法压轻沉重的脚步
"珍爱生命,拒绝毒品"。用月光洗干净手臂
在爆裂的罂粟花面前,就真的无处可逃了吗?

亲爱的,不要用一万种理由拒绝打开或接受
请握紧一笈爱的秘方,用阳光作药引
在所有的岔道口,贴满健康译码
和幸福寻人启事

 

我无法忘记过去的时光


在这寂寞风起的六月
日子,开出美丽的花火
我无法忘记过去的时光
手握阳光越过指间的栈道
用坚忍涂抹每一段喜怒哀乐
一堵白墙下站着迷惘的眼神
灼痛城市化的理想
梦与往事,这伤口上的盐碱
藏着宝石般的向往
让我回首
追问明天为谁而活计
而你却从不曾遗失
那把铸造心门的钥匙
就像我失散多年的父亲
那一夜
突然从白水回到彼岸
带来麦芒与忧伤
回到落满尘埃的故乡

 

果 园

 

我听见苹果叹息
在忠义之园
开始怀念殊途中的桃花或女人
叩问谁将取走我
苟喘的性命
在黑暗之夜,被时间之速
熬白。浮肿。消逝
你说希望,不过是花蕊
打开在黎明前的一次倾听

一场暴风雨刚来过
四月的鸟声与草叶间的气息
一些没来得及恢复的记忆
让我加重了对你的迷恋
空气中传来的酸碱味
令我有时幽深,有时孤独
有时不得不老调重弹
在那条通往火炉山的林荫小路
如何看往事盛开

当黎明使万物高大 
新的死亡正在催生新的历史
有人把月光读成安魂曲
有人将爱成仇
只是所有拷问与坦白
都要用心回答

 

公交车

 

一个男人
决心从扮演
匪兵甲的下午出发
周遭的重金属
打破一些词语的习惯。或许你在叩问
怎样过去了冬季?或许还在心悸
那年伤感已久的恋情
或许还在故事以前
从投名状开始?还是继续把冬眠里的石头
丢失整座天堂。岑寂与默契
在你眼前都是些过冬的枯叶
视觉之外,心难若止水。
还是将厌世继续到底
还是把一些难以理解的想法
停靠在开往桃源的船舶上
只是此刻,你独坐窗口
双眼紧闭
臆想匪兵甲的命运
在城市花园
如何将恐惧推上枪膛

 

多年以后我就忘了现在


她缺少足够的理由评判善恶
一种精神将在体内分裂复活
许多人走近我,我来不及回避 
就像我来不及回避青春的苟且残延
无数个夏天都在暗指今夜
你甚至从未听说过诗人罗西
无论爱是否已经通过
你都在存贮别的道路选择生活
制造黑暗的人坐在生活的彼岸 
光明将更加繁忙
残暴只是一种体制,荒废的耕地
火把已照不见年少的爱情
而岁月的真相是水落石出
你在生命的劫难中看见愤怒与血水
母亲,坦克辗过来的时候
我只是你襁褓中的婴儿
呼喊与饥渴,覆盖在白天与黑夜
那些哭泣的情节至今无法让人忘怀
像空气中一根细嫩的理想 
在历史的苏醒中慢慢折裂

 

 

执 迷

 

有些人,要等着慢慢淡忘的
如同浅蓝的幸福没有答案
淫雨山岗,追风少年
一些爱,仍会停留在昂扬之间

途经家园的风声与蝉鸣
多少年了。流言畅想
夏夜,小行星们都在炫耀
如记忆中金属坠落的疤痕

向西,向西
我还是记着一朵素花的经历
触摸城市的前胸
庸碌与盲目对峙街头
惧怕与谨慎
只剩下流动的点和线

还有什么好说的,嘘----
那就什么也别说。就以歌者的名义
让我看见:主啊,这世界充满光
为何在光的背面
那些事物的阴影
让我一次又一次走向迷失

 

毫无理由的爱

 

一只蚊子
在开满月色的肌肤上狂奔
火车呼啸
折断风的回忆

影子的命运
在拍掌大的终点下车
引领肉香的都市
被接踵而来的恐慌吸引

进入午夜12点
有些幻想,就象蚊子一样
怎么想象
都是
毫无理由的

 

朋 友

今晚令你激情澎湃
吃酒、吃菜
把一年的好日子
收藏起来
多少事
该忘掉的就忘掉吧
然后别把梦想当理想
然后别在书本上练习做爱
然后是一些残肢,一身箭簇的伤
一些时间的颓废
在你身上装满白花花的银子
让爱在弹壳里周游世界
让你对着梦中那朵雪花喊
然后你就靠在那棵圣诞树上
咽咽地

 

 

忏 悔

 

他用力敲击自己的头
很痛。再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
还很痛。他知道自己
不是个傻瓜
但那种伤痛会在肌肤里撕裂而出
他紧紧握住跳动的心口,生怕
在一分钟之后死掉
那些城市的街道在他手心纵横交错
像消解一些动物的内脏
寻找出口。他感到害怕
死难者的声音在头晕中穿越
下潜。天堂与地狱之门
就在游戏规则背后
一分钟到达

 

 


 

一堵墙
在五米之外
被逼到五米高的身体上
显得格外巨大

他很懊恼
开始拔掉自己的胡子
继而说话的声音被压缩
他从眼前事物中
不断地接近一个
圆周体

他会继续懊恼
从散落光束的镜片上
拔光自己的头发

 

 

无处可逃


随手抱来一摞踉跄的脚印
打开岁月之门
让时光磨成的利刃
穿行于月光走廊
等你来 把我扎成重伤

满屋子的啤酒罐 烟灰盅
和散乱的爵士乐 没有主题
谁愿意这时候同我私奔
(她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热爱生命)

风声 雨声 读书声
打磨着乡愁
满街上的房屋都在逃
诱我回家 一盏灯
一盏蓄满乡情的小油灯
正在远方,唱起忧伤的民谣

午夜 一帮落拓的朋友
把我从酒瓶里拖出来 凉干
看我根根青紫的血脉
如何节节爆裂

不许无奈,他们说
我就用自己的伤口包扎自己……

 

 

裸 居


我站在窗口瞭望
一些思想以外的敌人潜伏
在哪里。消息树
像个意识形态的糟老头
困在疯人院。我看不到她的脸
她啮合的嘴,在这个冬天
影响到我的身体健康

而此时。我大多成了冷制品
被她们拆洗了的肺,吃饭要人送
洗漱用具都要消毒隔离
她们戴着口罩
露出一对非典表情的双眼皮
推着食物车,走在狭小的过道里
把裸居时代的个人卫生
打扫干净

如果她们的言行
看在眼里就会想到锅里
关于前妻与老婆结伴而行
这种可能性因素会是怎样
你会想着想着
对于思想以外的骚动
或者说潜入深夜的某次梦遗
跟失去自由和裸居有什么联系

她们会在电话里说
亲爱的,爱情不是想卖就能买
看把你猴急的
像三月那只叫春的猫

忌 讳


那晚
我买了一挂鞭炮
准备留着乡下过年放
现在城里,禁放烟花
你是知道的

可你看见了就要点
我说先别点。你和我怄气
大喊:我非点!
(我非典)
邻居们听见了
警惕性很高
报告了防疫指挥中心
结果一帮人强行把你拉走了

湖北一青年
名叫孙志刚
就是因为从城市这头
到城市那头
身上没带暂住证
也被一帮人强行拉走了
死于非命。据说
还牵连了十几人
被刑侦
有罪

 

 

幸福大街

 

你点燃一根烟
接着又一根烟
每天都在经历同样的事情

每次见你发火
都要尝试一番考量
阴暗中,你在支取别人的同情
嘴里却骂骂讥讥的
他妈的,这些红旗下的蛋
见惯那些装腔作势的男人

而每次
路过那座耸立的碑坊
那些出租屋
那些真切的诱惑
在祖国的社区潜伏
到晚上蠢蠢出动
在街道两边展露
奶水的香气
与大腿上的白

你嘻嘻哈哈的
对着她们笑
像个时代的傻B

 

潜规则

 

王刘宋阳四女干部
都是隔壁办公室的
私下闲聊
总结每次提拔失败的原因
王说我上面没有人
刘说我上面有人
但不够硬
宋说我上面有人也够硬
可我在下面没活动
阳说我在下面也活动了
但我没有出血
她们有时唏嘘
有时抱屈

那天,朋友王二狗刚好路过
听见四女干部议论正酣
就把内容编成了一条短信
发给了一个叫隐语的朋友
只是把王刘宋阳改成了甲乙丙丁

还在后面附注说明
生活中的隐语
大隐隐于朝
小隐隐于市
埋藏在深渊下的漩涡
有时看不见
也不能
一语道破

 

 

王二狗之发家史

 

在广州幸福村,发廊女
是一个不光彩的词
最坏的说法就是妓女

她们穿吊带裙,手指夹着烟
总是睡不醒。目光斜视地看着
来回过路的男人,勾兑的姿态
将妩媚进行到底。在幸福村
成为性用品的代言人

"年轻的姑娘,不要做发廊女
做了不要紧,千万别卖淫
做多了会传播艾滋病"

早些年,我的朋友王二狗
天天在沿海一个叫幸福村的地方
兜售劣质避孕套。听讲每月
生意蛮红火
不小心就发了大财

 

需 要

 

预备唱:"原始社会好
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人们裸着跟着跑
男的追,女的逃。追着追着把她摁倒了
掀起了原始社会性高潮
性—高—潮!"

我把改了的歌词
发了条短信给你
你回短信骂我:流氓
臭流氓!
为此,你同我闹了很久的
别扭

心气爽了
你打电话叫我去幸福村找你
我刚走到你住的出租屋
就听见你和姐妹们正在合唱
那首改了的歌词
唱得毫不在意

我心想,这回
到底是谁
流氓了谁

 

我的朋友王二狗

 

我的朋友王二狗荣升副处了
喜讯从电话里头飞过来
兄弟,今晚我请客。我当然去了
晚饭挺不错。七八千块钱的排场
席间,王二狗咬着我的耳根子说
放心吃,有朋友买单(以前都是我买单)
临了还拍了拍我的肩:今后
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大哥
我!!

王二狗(以后该叫王处了)终于风光体面了
单位不久又配了新车
2•0的不给坐就配了帕赫特1•8的
王处驾驶着新车在广州城里到处飞
大口大口吃着海鲜,大口大口咬着肉
吃遍了广州大小餐馆
都是一些建筑老板买的单
席间还有送礼物的。王处就把不值钱的转送给我
每每让我受宠若惊了不少

他开始进高档夜总会,高档酒吧,高档歌舞厅
喝高档的洋酒。酒量大着呢,总不见醉
后面跟了一群马仔屁颠屁颠的
把他的鞋擦得锃亮锃亮的

性起了他敢摸妈咪的屁股了
打小姐们的啵啵
搞得小姐们喋声喋气地叫着
王处王处王处王处

一次王处终于被灌醉了
双手颤颤歪歪地签了份工程合同
席间又拍桌子,又骂娘的
"我这副处容易吗?我容易吗
然后伸出六根手指头"这个
六位数。我容易吗?都是亲戚们
的棺材本儿。"大恸而泣
就有人站出来打圆场
哈哈,王处喝醉了
王处喝醉了

二年以后,我的朋友王二狗
就被抓了
说是拿了人家二百多万块,都是人民币
还养了二奶
反贪的查了他的家。抄出了一百多瓶高档酒
其中还有我送给王二狗的XO
王二狗竟然舍不得喝,这狗日的
我就被叫去写了个交待材料
但我什么也没说…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只说该抓该抓该抓该抓
后来我就没有见过王二狗……



王二狗失踪了




很久没有王二狗的消息了
王二狗,在广州城
放了个响屁,就销声匿迹了
我翻箱倒柜找遍了朋友们电话
还是不知王二狗死到哪里去了
朋友们说,他跑过拉萨
跑到天堂村,跑到泸沽湖
跑到赤道几内亚去了

但我不知道赤道几内亚
在哪里? 想起同王二狗
喝酒论剑的日子
一起对着城市的拐角
撒尿(嘴里哼着我们都是城市的浇灌队)
一起热爱女人
一起唱光辉岁月
一样的豪情万里

但王二狗说不见就不见了
(这狗日的,还欠着俺几百块钱)
每当一些黄历剔出记忆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
悲与喜,祸与福,谁堪知

多年后的一个下午
东风没刮,西风没起
广州城下起了暴雨
所经过的街道污水冒起
我却意外收到王二狗的来信
二狗在信中说:
兄弟, 春天说来就来了
我读着

哭了……

 

云南之行(组诗)

 

在昆明观光


初到昆明
人生地不熟
除了被抓的原省长李嘉廷
印象深刻
但也是从报纸上看到的
其他的人文地理
不知一二
这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无比羞愧
我像盲人摸象
瞎撞
导游是个阿诗玛
一路上介绍祖国大好河山
如何
四季如春

于 坚


在云南。很多人认得于坚
于坚生长在四季如春的昆明
导游说他是个名人
写诗。写长安行而获奖
擅长口语诗
我读过他的诗
然后又在细走云南
介绍历代文人笔下的大理
读到他的文章
说是1974年
于坚花了一块伍毛钱
买了一个品种为水墨花的
大理石砚台
说是很精贵
到现在还被他珍藏着
不知道
是不是真的


石林观石

去石林
看石头
看来看去
就是一些形状怪异的石头
但石林的石头有灵气
你喊它
还能听到回音
如果你静心听
还能听到石头的呼吸


□黑龙潭美不美


在丽江,游黑龙潭
看黑龙潭的鱼剥瓜子
没见过,真有趣
导游是个大胖子,李姓
都要我们称呼他叫大李
大李脸黑,如黑脸李逵
一路上说过没停
我没听。看两旁古木参天的大树
非常有气势,风吹过来
潭面起了一些水折
一石桥拦腰跨过黑龙潭的水
桥上的石狮子
都张口朝外
大李说,祖国江山美不美
全靠我们一张嘴
然后叫我们拍照留影

□丽江古城

去丽江,看古城
逆水进城,顺水出城
家家都有小桥流水
杨柳风轻,古韵芬芳
十分壮丽
你可以选择傍晚时进城
青石板的街市
人气鼎盛,熙熙攘攘
然后你坐在啤酒街
喝上两打啤酒
吃上小吃。满嘴的风味人情
身边听一溪潺潺流水
从古城的骨头里穿过
诱你把千年的
楼兰追寻…

 

 

梅州之行(组诗)

 

秀色梅州

我是你印象中十分之一
的苛求。手上的残枝
摘下一朵花的年龄
你含羞的体温,还在释放最后的美丽
在这个下午。在梅州。
你的毒素正在生殖阳光明媚
高的山,低的水
一波二波
坡连着坡…

 

影像梅州

我现在不想去揣摩
千佛塔,灵光寺
出家。修行。蒲团而坐
把恨爱情
长成佛前的生死树
我只想长醉不用醒。日夜笙歌
梦里却惊见123具冤魂
人既不是人,尸已不见尸
藏在地心发酵。藏在黑暗刺藜中
把溲溲的冤屈浸泡在水中
他们的叫喊
分明流进了梅州河

 

悠悠子衿
-----给诗人游子衿

 

初见子衿,在友谊宾馆
风把九月的梅州城抬高
梅州河,波澜不兴
我和朋友相识而欢
憨厚子衿,悠悠见心
喝酒。吃肉。把酒诗情
梅州河堤,一江两岸都是诗
点点星灯,疑是天上行走的街市
霓虹梅州,在落夜下沉浸
繁华不是今夜的迷失
我和子衿
在火焰的花丛中走失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