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硬集字[2014]25号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2014/6/8,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第一辑 亲情放低

小屋主人
---给父亲

你猫着腰把火烧旺
总不说话。总不说话
窗外,没有起风
你把影子斜过门外
把夕阳端进里屋

翻晒农事的打谷机
在屋檐一角,侧过身
挂了三两片秋叶

你把昨天从旱烟袋里掏出来
仿佛牵着儿子
年少时代
一起走过
广州天河街

嘴角的胡须
像一把秋后的老韭菜
挂在眼眸里的家书
沿着村落
邮递过来

父亲的农家小院
每年
都要举行一次蛙声比赛
笼里鸡鸭也跟着唱和
父亲悠然地
喝一壶自酿的米酒
外加一小碟花生米
就此
终老一生

天黑过了
屋里也不见点灯
家书里经常提起
为了省电

 

父亲的眼镜

父亲的眼镜
摆放在桌面上
每天用一块丝绸缎子
擦了又擦。然后哈一口气
像是要擦亮一些
记忆的
碎片

有一天,我也仿照父亲的样子
拿起眼镜擦了擦。然后对着镜片
哈了口气。就看到
满城风雨

我看到
父亲当年为了一个女人
离家出走
把背影匆匆翻过几道山林
消失在
小城的
封面上

那个女人
后来
就成了俺娘

想念母亲

这天,春雨还是被立夏挡了回来
阳光的针脚密密地穿过了土屋
一声声蝉鸣,随着细河的流水蜿蜒
翻过一道坡,还有几道梁
走过一层层梯田,还有青石板铺成的土路
故乡,在农历的节气里唱响

随手抓一把家事
都能听到母亲捣衣的水声
流传。在这个夏天
萤火虫高不过天上的星光
母亲把满头白发
梳成密细的银光

而童年在一首民谣里走失
我仿佛又听到母亲当年拉成的长调
站在土屋门口
喊我呷饭
细呀子哎──
呷-饭-哩──

那些藏匿在米缸里的土鸡蛋
母亲仍然舍不得吃
虽然生活年年富足
母亲定会在灯下数一数
还差几个,就能换回盐巴和土布
做成新衣
换成新年

而母亲的心事与家事
就被缝成密实的鞋垫子
把叮嘱缝在密密的针脚下
一针一针都是
爱与温暖

 

引 诱

春天,我把时间打好包装
所有期待都已事过境迁
在哈欠连绵的早晨,欲望膨胀

山那边是山,走出大山我就成了盲流
这一种称谓,曾让我们整日在城市奔忙
盖房子,筑马路,卖力气
最怕老板扣工资

烦的时候打个电话回家
用改革的动词刷了好几次卡
才通,娘站在那头说
赚不到钱就赶紧回家吧,娘想你
挂完电话就哭了

把身上的行李与走过的路一同打包回家
流浪的岁月,用泪水规划过的理想
全丢在别人的城市里,一年的收成
数一数口袋中的人民币

路过商场看了看,很多东西想买
就买了把小花伞,带给我年迈的娘
让她遮挡天上掉下来的雨水…

放 弃

我整了整行李
对于远方的人们
中信广场上
走失了流动的形象
起风以前
我穿过天河北
一个拒绝记忆的人
为孤独找到他自言自语的房间
打开忧伤之门。
从此用影子学习走路
现在你要把我拉入城市
麻木的眼睑
让裂开的骨头做出假笑
让我永远不知道是出于偶然还是愿望
回到多年以前,心怀恐惧
紧紧抱住这一炉烈火
母亲,那时候我想
阳光拥挤在胡同里,该多好
我们最起码还能过着平凡的生活

乡之夜

风吹灭了山岗的明月
蝙蝠撞开门扉
在房梁上,到树洞里
它们清晰的做爱运动却无人发现
黄昏已经下沉,黎明开始开拔
我爱过的人全都消逝在那面窗前
只留下往事在音乐中站立
耳听屋檐滴水的声音
你在细雨水中不停呼喊余华
遥远的夏季,抱梦而眠
那个说书老人的乡音浓重
就用阴影将你的窗格子拉上吧
然后,在昏暗的油灯下脱去外衣

你是不知道的

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听些哀伤的曲子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我没有怀念
我的父亲
早年想骑鹅旅行
穿越
爱琴海

童年的毒药
贫于天赋
还剩多少
仍会停留在时间的舌苔上
未能如愿的父亲
只是把嘴向右噜了噜
半个世纪
就不见了

父亲,我用一生的光阴走向你

忧郁的琴声拉过墙去
你可知夜色是一首哀伤的诗
被风雨打晕的向日葵
在艺术家的手上绽放
我的灵魂,早晚会漂在水上
这是多么敏感的事物
火车轰隆隆地从铁路桥上开过来
在东莞庄路
我看到一只巨大的问号
一把镰刀与锄头丰富城市的含义
亲爱的父亲,今天是你的生日
语言只是为活人而存在
而你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不知道
永远该有多远。
永远功亏一篑,让爱燃烧
就象大风已经远离这座城市
犹如起锚的船帆偏出了航线
我从世俗的眼中得到幸福
能看懂落日的人
我将用一生的光阴走向你

 

母 亲

电话终于通了
娘在电话里说
找谁呀?我屏住呼吸
没有说话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这是广州早春二月的
一个夜晚
在南方,天很冷
让我想起一句诗
我在这头,娘在那头

娘改嫁那年
我九岁、大姐十三、二姐十一
最小的细妹只有六岁
好好的家转眼就散了
娘――娘――
稚嫩的呼喊没能留住您
您说,跟住你们
怎么活呀

屈指算来
如今三十几年过去了
世事苍桑,是事人已非
今年满七十岁的娘
是否还会记得
世上,有几个孩子
仍在心里唱着
世上只有妈妈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
娘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我
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电话,都是我打给她的
娘每次在电话里说着说着
就哭了……说对不起我们这些孩子
然后会说
周身疼,生你们时落了风寒
方便时候寄点钱回来,要快啊
我说那是应该的
没有养育之恩也有生育之恩啊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最后还是忍住了
只是娘从来就没有问过
这么多年
我在外面奔忙的生活
是怎么熬过来的……

 

后 屋

我回头
慢慢走进后屋
那些飘落屋檐的旧时光
在痕迹中发冷
抚摸过的门帘,坐卧不安的人
荒凉一下子划过
世界的脚踝
温厚的小蛛姑娘
张灯结彩
还会在来年的尖叫中
做着鬼脸吗
多少年了,相约朋友
年月就这样一刺溜过去了
我一无是处,从城市这头走到那头
我背井离乡,众叛亲离
躲在斑驳的圯墙后边
推倒梦幻与泡影般的幸福
岁月的赤手空拳
让我一次又一次
热加工,冷处理
当我回到原地
旧帽新颜,炊烟升起
想说的话
却早已
哽住了咽喉……

 

梦与家乡

谁把山泉弄得叮叮当当
这雨后的雾蔓
纠缠了一山的啁啾
秋意稠密的權木丛
露水深入浅出
小草只是撑了撑腰
就把阳光赶到了树梢

顾盼的杨柳
还飘在细河的两岸
水声向远处
一根紫藤正好翻过季节的肩胛
杜鹃花开的声音
一朵二朵
分外妖娆

诱惑凤凰的梧桐山
鹰在狩猎中迷失了方向
知更鸟的伪装
继续扮演低吟浅唱
几处犬吠
像在传唱
村庄通俗的民谣

满山,满山都是
羞涩的植被
田间庄稼,收成良好

 

中年以后


中年以后
最怕见到庭前的一朵花
最怕见到院后的相思树
最怕见到池畔树上的秋蝉
一朵花败落了心事
一颗相思丢了魂魄
一只秋蝉知了知了
把岁月催老

中年以后
最怕听到流水落花的声音
最怕想说的话不知道向谁说去
最怕千山万水赶来相聚就是别离
最怕生病时没有你在身边照顾
点点滴滴,睹物思人
都是神伤的思绪

中年以后
最怕自己不懂落寞风情
最怕鬓霜早已爬满了额
最怕事业无成儿女不争气
最怕孤独在夜阑人静时袭上案头
左一卷书右一卷书
都是来时的乡愁

中年以后
最怕学做人
在得与失中才明白
过往一切
不过是梦幻烟花……

岁 月

父亲在拉纤的滩头
丢失
母亲就在苦难的河里
洗刷记忆

生命的梦是一束
摇曳的芦苇
我在你
撑杆的船头
摆渡

 

清 明

家乡的泥土,掩埋着你的呼吸
我无法诉求,无法倚马可待
久违的山风吹干了我的眼泪

 

重复一种平凡

门敞开着
爱敞开着
欢乐就在心灵舞蹈

所有的日子都在重复一种结局
灵魂蛹破的时候
生命还以墙的姿态
围困人生

就在等待中学会缄默吧
你温馨时光的脚步
无须崇高 我的伟大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