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硬集字[2014]25号
罗西诗集《幸福无香》
2014/6/8,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世界可能忘记你的情事,忘不了你的情诗
——罗西诗集序

■ 阿斐

人声鼎沸,杯盘狼藉,广州长湴村一个小小的餐馆,坐在我旁边的一哥们喝大了,发酒疯,把一碗菜往自己头顶一扣,油水迸溅到我身上,我怒了,拂袖而去,那哥们疯头不减,追过来拉扯我,这时,一个敦厚的身影箭步上来,不知使出了什么绝招,只一把,那哥们便被拿住,动弹不得。
这是发生在我和罗西交往史里的难忘一幕。那个敦厚的身影,那个箭步上来的人,便是罗西,我称其为三哥。大约从2004年开始,我和四位诗友结为没拜把子的把兄弟,我年纪最小,行五,罗西居中,行三,所以我叫他三哥,而他则称我五弟。如果有一天,罗西向你介绍说,"我是阿斐的三哥",不要惊讶,渊源正在此。
罗西——我的三哥,有过军旅生涯,他的好身手当始于那时,而他的义气,则是天生无疑,所以我们至今仍是铁杆。他发福早,我估计他八字中一定带有福星,所以人显得敦厚实诚,待人接物,能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可爱的大男人,必有其可爱的根源,装,是装不出来的,天性中不带一点诗情画意,不可能至此。我相信也正是这天性中的诗意,成全了他的一手好文笔。他擅长写各类文字,尤其擅长写诗。我的朋友多以诗著名,但像罗西这样,能把每一首诗都写出情诗的韵味,细思之下,一个都没有,唯罗西一人而已。所以我必须给罗西戴上一顶优雅的帽子,那就是:情诗之王。加冕"情诗王",罗西当之无愧。
你我身处的年月,以多情自命者,一网下去,数不胜数。然而多情易,守情难。在能够守情的方阵里,罗西必是闪光的一粒,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友情,抑或对世界、生命的喜悦之情。请读他的诗:

相识这么久
我总是遇见昨天
你穿花格子
扎小辫子
天真地甩来甩去
不让我吃冰激凌
前门屋檐下
张灯结彩
你说那是前世
轻轻地唤我一声
好哥哥
我就忍不住哭了
——《时光》

现在请听题:在惯于玩深沉、玩深奥,总而言之玩玄乎的诗人群中,你可曾见过有如罗西这般心无杂质,不惧袒露孩童般天真烂漫的人与诗?答曰:几乎没有。某种程度上,写诗是虚伪的事业,玩虚,玩伪,少见诚,少见真。把真实的自我藏得严严实实,以展现文采、学识为要务,以免被人发现自己的没文化,多少诗人就是这么干的。罗西恰好打破了这样一个怪圈,用自己可谓单纯的天然性情,解构了这些诗人的诗歌写作。你可能品出酸味,品出腻味,但这又何妨,诗歌本身就不排斥这些滋味。
罗西的诗情感汁液充盈,用手一抓,能捏得出水来。他的情也不只是爱情而已,倘如此那就太狭隘了。尽管他有过伤心的往事,有过弯曲的情感经历,把爱情写成爱情肉(见《爱情肉》一诗),但他的视角还是保持了尽可能的丰富,这是一个好诗人必须具备的自我掌控力,不拘泥于一个方位,在诗材上自由飞扬,从一身、一魂出发,去捕捉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捕捉每一个与自己相碰撞的灵魂。他的名作《父亲,我用一生的光阴走向你》,其中有"我的灵魂,早晚会漂在水上",水是自由体,罗西是自由写作的诗人。正因为这种自由,才让他不屑于遮遮掩掩、闪烁其词,甚至他的自嘲,也是清晰坦荡的,比如《水鬼之屋》:"光阴碑写着/某年某月/XXX,生于1970/死于某年某月/一生平庸/与世无争"。他也保持着一个诗人应有的社会敏感度,比如《公正》一诗的结尾:"五十亿的国家大剧院/空旷无垠"。
写诗当然需要技法,如同做一个建筑,得把砖石费尽心力码起来,码得漂亮一些,诗歌与此同理。但罗西不是炫技的诗人,尽管他诗中运用的技法并不少。他的诗技是不着痕迹的,在他的诗歌世界里,可谓做到了浑然天成。诗如其人,在生活中,他也剔除了城府、圆滑,或许他能做到八面玲珑,只是他绝不会去做而已。你乍看之下,他可能不像诗人,但一走近,就能嗅到他的诗人气息,这气息在他的生命里构筑一道道经纬线,包裹了他的身体,也催化了他多汁的诗。
我多少有一点宿命论,所以很相信缘分。朋友的缘分,甚至比男女之间的缘分更为我看重。十年前,我曾送给罗西一首诗,名为《十年婚庆》,是为他结婚十年而写的。那个时候,我就相信,此人必成我挚友无疑。而现在,我甚至坚信,来生我们也还是兄弟,不只是因为诗,更因为性情相投。苏东坡逢难时,曾给他兄弟写过一首诗,"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这里面有我想说的话。
是以为序,三哥笑纳。


阿斐:1980年生于江西都昌,写诗,作文。1997年开始诗歌创作,1999年第一次发表诗歌,有80后概念第一人之称;2000年在《下半身》发表作品,为"下半身"诗群最年轻成员。执行主编《2004-2005中国新诗年鉴》,为《赶路》诗刊编委、"御鼎诗歌奖"评委,个人创作历程及访谈被收入《杂发生色•80后人群的经典影像》,于2006年、2010年举办两次个人专场朗诵会,受邀参加"珠江(国际)诗歌艺术节"等活动。诗歌代表作有《经过幼儿园》(1999年)、《以垃圾的名义》(2001年)、《众口铄金》(2003年)、《老家的亲戚》(2004年)、《青年虚无者之死》(2005年)、《红花草》(2006年)、《东方已白》(2007年)、《最伟大的诗》(2008年)、《上帝的面试》(2011)、《一个说谎者的自白》(2011)等。著有纸质诗集《青年虚无者之死》,电子诗集《以垃圾的名义》、《英雄梦》,随笔集《善神与恶灵之斗》,长篇小说《跑步进入中年》,编剧电影《回到原点》。现居广州,供职于南方都市报。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