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冰马著《冰马自选诗》

硬集字[2014]27号
冰马著《冰马自选诗》
2014/7/29,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公安引【未完成稿】
米噵

A.春花未开

油菜正在路上
桃树也在路上
老婆在左
小儿在右
我这行囊
正赶往三月深处

行囊还在路上
电话也在路上
老爷子躺上了病床
从仲春转眼
春花还未开
肺已生出一坨癌

B.论坚强

三十四岁他吃了几个乌龟
曾经当兵,凭一年学历
抄黑板报,替战友写家信
三十四岁他吃了几个乌龟

回头,他瘫在床上
顺手掌掴老婆,掀饭桌
下地。重温学步。提水桶
五十岁那年,我们当儿女的开始替他准备后事

“这老头,活够六十就天大福分!”
去年七十整,才开始咳嗽,痰中带血
肺气肿啊支气管扩张啊,死不肯住院
“腊月腊事地,你们从外面回来,没人腌肉腌鱼不行。”

C.与春风

春天不开茉莉花
我们装哑巴

春花蒸菜突然涨价
不能说土话,我们是哑巴

春卷就着“白云边”①
人生苦长,一醉方休啊哑巴

D.项目辞

老爷子咳了一阵血痰,喘着说:
圣人都过不了七十三、八十四
就这样嗒
人到最后总得有个项目

E.小酒引

三两人小酌,在公安话里
应该说:一块喝点小酒
那么好吧,先搁下病床那堆老棉絮
爬上十字饭馆的陡坎
坐下来。你俩喝它二两,我干掉余下多半
还有你,不许喝茶,就给你瓶啤的
我从不整人,只整我自己

F.清明那天阳光明媚

雨水割掉自己的舌头
吐出了一滩阳光

烟火不见
只因我远离故土,只身上海

望西回头,不如裁去喉咙
返身变作那根软体

他们早已是先烈,尽管不铭于碑石
我虽在世,倾薄力,烧些小纸

G.独上六楼

腿重,气喘吁吁
爬到这时已看得见暮春。樟树叶
款款落下,卷起桃枝嫩芽,满目葬仪

这季节奇怪呀
死死生生搅合一缸子,一院子,一床

雨水湮灭朝阳
寒风还在屁滚尿流
高速从公安到武汉堵在了中途潜江
那辆油罐车底朝天趴着
众人窝满怨气
不足以点燃一腔怒火?

H.夜雨谣

车灯晃过油江河
一岸医院,对面车站
终是不见了刘备

夜雨落下杨公堤
炊烟已逝
此江南,定无烟雨

父卧于汉室之侧,病怏怏
何曾有过如此叹息:
老婆子也是年迈,好在儿孝女顺

许是多了渴望,侬咳嗽不止
盖住摩天雨声
孙儿返乡且当远足,尚欠叩首陆逊湖

久居春申,洗净性灵
车胤书灯更无处寻觅
去也,去也,布谷消弭,空余几碗粉蒸肉

I.乳牙换

默写生词,抄写句子,背诵功课
要经过多少次同一条河
春风已改流水床
乳牙不再,生生的牙包探出头来
那些旧,对你来说,就是古代
牙缝之间嵌满结石,稚嫩,微黄

J.谣言赋

机器惧谣言刺,至极
古语云:水至清人将死
犹如某惧内,不敢散步、外出、聚会

世上有瞎子,其人不能语
传言谓之囚于篱笆,命悬一线
有胖子一,炒瓷瓜子为生
许几,自设公堂,全天候传播吃喝嫖赌
隔壁阿三于青光台阅兵,诵苦菜经
“此地无银,但请速至西夷馆掘取”

K.黄昏,借过

下了堤坡你就该开往沙市
不该抄近道,再绕弯
不该不踩刹车
当然,一个练家子犯错
我们总可以用钱来谅解
黄昏里撞车
大可以想象成一棵胖树在奔跑
油菜花还没开,更谈不上满目金黄
堤坡向北,风正紧得慌
铁舟你看太阳正从西边出来
喊你喝酒吧,你说戒了
喊你喝烟吧,也说戒了
眼下我看只有喊声黄昏哒:
“黄昏,借过!”

L.谷雨谈楝树花

傍晚下起雨来。季节正在蜕皮,慢条斯理
那个日子依然只能埋进心底里:早起的空闲间
从豆瓣下载一批照片,头系白布条,高呼“打倒”
高呼:“我以我血荐轩辕”
群众围绕纪念碑,有军车,有战士,也有扩音器和喇叭

突然一下,像宽带断了,该刷新的网页跳转至首页,密密麻麻
太阳渐渐落下去。阴霾起,雨落
那么好吧,我们来说说楝树,依稀记得
它开花,但花的大小、色泽和形状已经忘却
但它的果记忆深刻,金黄,如蚕豆,
干瘪如老妇皱纹绵连
俗称苦楝,毒如蛇蝎

这有些悖逆时代:苦楝在左,豆瓣在右
这有些悖逆时间:记忆在丢失,叙事在诗中
这有些悖逆季节:花开盛夏,谈花的人们穿着毛衣

M.油江桥

能改变的都已改了,变了,从三国到中国
从刘备到本人姓氏户籍
现在,油江就是一条小水沟
漂着青苔、浮萍、光阴
沟上这座桥,一群瞎子坐西侧
脚前铺白布,上述:算命 测字 打卦 抽签
我说,一群,至少有三两个
阵仗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甚至
拐弯到了河南秃草地的凉亭
我提了父亲老肺造影片来回奔波
桥北就是长途车站,我要去沙市和武汉
弟媳得闲,找北头瞎子掐她老公生辰
第几天?天阴,细雨
在桥西二百米的党校门口,她告诉我
今年我们怎么都摆不脱要戴孝
“那么,转天我还找那个瞎子掐一哈
如果还是摆不脱,我们才是亲兄弟?”

N.车胤中学

春花浪漫,夏花也浪漫
车胤中学门口站着一尊车胤
但白天萤火虫熄了火
孩子在教室座椅里想跑马,不得
等到放学,也不能蜂拥至黑狗垱追黑狗
太远,不安全,机动三轮权当校车
酸奶使破鞋明胶,果冻含六价铬,却没有三价的
我们只能到殡仪馆对面打下晃

O.在中医院守护父亲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那就是
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或者相反。这也是一截生命到了最后
时光,仿佛油菜栽进歌厅
优雅和粗俗在黑暗里一并绽放
花儿她有她的艳丽金黄,也有
她明天就将腐败的忧伤
后天将有菜籽荚盛装裸现天堂

这段隧道悠长,从大门到病房
180米,堪比奈何桥,人来人往
老人尚被隐瞒着,是啊,时局总对历史撒谎
临终关怀到底出于真情还是假象?
一转眼,我就坐到菜场口开始推杯换盏
谈论茶叶、酒水和骨头莲藕汤

P.2012年04月27日

我在黑暗中行走
却被光明围困

我被珍珠营救,这颗奇美的女子
很快就遭金链子拘留

亲人,你挥动愚钝的刀斧砍向压迫我们的稻草
也砍伤了你自己

耐克那个对钩灿灿发光
钩上的尖叫是否比墨镜尖锐

背书......它的人民替它默写、背书
它的支票时刻透支,总有一日

要露出天大窟窿。
一万只手最终只是一堆废旧机器

千万双合起来就能只手翻天,它的人民期待着
光明,你会不会比黑暗跑得更远?

Q.横沟渠

想去姑妈家,看看她肝腹水好点没有
姑妈住前村,最早是妈背着我淌过横沟渠
过了沟,妈身上一直湿齐腰,腿上还沾俩小蚂蝗
后来想吃点好的,就偷偷凫过去,开始几次总呛水
从前村回来必定要挨打

一晃十二年没见到横沟渠啦
姑妈去了也有三四年哒
不晓得她在那边还哮喘不
肝腹水消了没 横沟渠 听老弟说
早几年就差不多填平了

R. 春夏之交

平原无山,甚至无丘陵,内心不生天梯
菜花凋谢久矣,今日立夏
明天要种棉花,但今儿之事
则明摆着:稻种正在萌芽
光屁股玩伴开始了爷爷的生涯

我在故乡从东到西地晃悠
已然陌生得老少不识,父母敬我如上宾
鸡蛋挂面,打酒割肉
明晃晃的夜晚,“月亮走,我也走
走到黄金口”

湖北公安民谣。黄金口,公安县境内一小镇;三国刘备驻扎油江口时,这里是繁华的码头。

S. 窸窣鼠声

啃噬者,无论木梁铁芯铜管
无论寒暑,特别夜深人静处
牠复至沓来,凌驾于上
如寒号鸟独步郊野,觅食人间
俄顷辗转,估计与独孤求败相关
这城中无不水泥涵管,难寻草木
石膏天花板无缝可钻,无秽物,无水草
空得一身武艺,空得肚腹讥诮,毛骨悚然
户外有马达彻夜轰鸣
楼下那位,曾几何时灭灯于丑时之前

T. 春收记

五月有冰雹,砸向地震区。废墟上盖满楼堂
孤儿在堂前烧纸、磕头,抽泣
警钟长鸣,飘到公安时,已经不再清晰

妈在砍菜籽。过些时日,还要割麦
三亩旱地日复一日,打粮,缴赋税,拖儿带女
如今我们已经远离,她也埋入故土半身

日上三竿,尚未荼糜。我继承了她的罗圈腿
地米返青,猪草茂盛。湿疹从三岁开始漫漶孙儿周身
我们沉迷书斋斗室,翻看唐诗和电视剧里的纪念日

U.手有余香兮

掐过紫豌豆花,心藏小恶
沙炒枯蚕豆,又脆且香美,只是多吃必有臭屁
抓一把糊上喜巴子脸皮

“君子过桥,小人当道”
在棉白的月光里点兵点将
把草摞掏出地洞,躺里面睡觉多暖和
不闻脱粒机和柴油机闹吵,更不管霜降

轧花厂的道场上,棉花包堆成山
半夜了,我们还在打游击
“报告团长,肖建平家的甘蔗甜得死人
何不到那里搭我军的青纱帐”

叮当,叮当,必显一口气跑出两里地
肠子都快崩断,“你姆妈逼,老子就偷了一个萝卜
要杀要剐随便你!”他一屁股坐地上
回头一看,田埂上迷迷蒙蒙没个人影子
摸摸裤袋,原来有两个一分钱硬币

*公安童谣。

V.人比黄花

1981年,崇湖中学的院墙就是插枝子
开满紫花,蜜蜂和蝴蝶翩飞
我还不知道它们
后来要被唤作木槿花

院墙周边开了菜垄,种韭菜、茄子、辣椒
也栽黄瓜、黄花
校门木栅栏,门外总是老婆婆摆摊
卖些茶叶蛋、姜糖、麻饼、麻果,黄豆酥

一进夏天,东青河水就猛涨,站在堤路上就能摆脚
1983,快六月了,河还干到底
河坡到处散着蚌壳、砖头、麻绳、蛇皮袋
河中央残留浅池塘
我和康义、崔登艺、向阳吃过晚饭去洗澡,摸鱼
带一腿泥浆回寝室
路过焉不拉几的青黄花苗
嚼姜糖,背课文

插枝子,公安方言对木槿花的称呼。
摆脚,公安方言。即把脚伸进水渠、沟壑、池塘的水里晃荡晃荡地清洗一下。

W.邬老师记

油灯如豆,蚊子和饭蚊子④密密麻麻
蛾子⑤扑过来,打到灯罩,晕了,落上蜡纸
邬老师吹口气,吸口烟
破藤椅腿周边满地烟屁股(“大公鸡”⑥一毛五分)
继续刻他的钢板

他有个丫头,失学了,在友爱大队和她姆妈一起种田
还有个儿子是憨宝⑦,
我们上课,他就坐在教室门口玩泥巴
现在,邬老师放下刻笔,躬身拉开帐子
给傻儿子掖了下被单
然后继续

以上细节其实我也不大记得清晰了
写起来添油加醋地,三十几年前的事情
我们中考复习,政治、历史、地理都没得课本
全凭邬老师每天十几张油印资料
内容、题目、答案一应俱全

④公安方言中,将苍蝇称为饭蚊子。
⑤公安方言中,将飞蛾称为蛾子。
⑥上世纪70-80年代在湘鄂边界地区农村常见的一种劣质香烟,品牌“公鸡”,公安人称之为“大公鸡”或“骚鸡公”,一毛五分一盒。
⑦公安方言,傻子,傻瓜。

X.侯麻子说

有时喊麻子,有的叫麻子
反正矮埵埵地,百日⑧光头,满脸麻黢黢
三强榨坊在我们家隔壁,他一个铳榨的
从身边晃过,闻得到棉籽油味

他儿子和我同班,常年绿鼻涕,结巴
每回迟到,就在教室门口“报报报......”不了告
老婆比他高,但我从没看到过他俩并排走过

那日傍晚,1977年吧,我还穿着
父亲的军装改做的棉大衣
袖口鼻涕壳梆硬。听见隔壁有哭声
丢下饭碗就直奔榨坊杉树林

男男女女已围了个水桶圈,哭声
从人缝里钻出来,和死了娘一样伤心
又像公安道情唱得那般好听
道情是边唱边拍渔鼓筒的蛇皮
我钻人逢时还听到捶地的声音

“我的命啊
就那么苦呃,14岁死爷⑨,20死了娭毑和姆妈
我娶个姑娘家⑨呃
生个儿子还不是我的伢⑨嘢——
————......呃”

麻子坐在湿地上,油汲汲的草绳捆着
破棉袄,哭几声,拍一下泡湿⑨的地
要不就抽自己的嘴,黑乎乎的棉裤腿上
满是喝醉了呕的

⑧白日,公安方言,指一年四季。
⑨ 爷,公安话发Ya,阴平声,指代爸爸、父亲。
家,公安话发Ga,阳平声,姑娘家,指代老婆、妻子。
伢,公安话发A,阳平声,有时指代小孩且不论男女,有时专指代儿子。
泡湿,公安方言,泡发Pao,阳平声。指泥土、纺织品等物品被水浸得透湿,仿佛挤得出水来。

Y.无题

这一宿一宿的,枯坐
直到汗流浃背
直到公鸡打鸣
东方既白

他已开始持续发烧
打嗝,腿脚浮肿
我说回来看他
说的时候,顺便摸了摸
干枯、发黄的手

Z.马西荡

围湖造田那会,我还没记忆
然后,我们带起红袖装,下田去插秧

小屁股都要陷进淤泥了
栽一排秧苗,得费好大劲才提起一只脚来后退
“我们红小兵,一不怕苦,二不怕累”

关湖就在田埂隔壁。忽然
雷声响起。我们这边艳阳高照
原来是暴雨密密麻麻
打在隔壁密密麻麻的荷叶上

A1.秋尽之日

梦到一口大棺材,漆黑油亮
内盛小材。我重拾健牌烟旧习
已相隔二十年
站在棺材边,看他们撸出那口小的
再植入稍大的另一具
头朝头,合不拢盖
继而掉头,头脚相抵
可我在大材周边遍寻不见那被撸出的
一边抽烟
一边听见他们说,他们再也不做亏本生意
我一直喜欢全白的烟身,袅袅8毫克青烟
一直惧怕棺材的黑,好像鬼魂

秋尽之日仿佛白日之梦
有了偏头痛。躺在大方脉诊所做针灸
一迷糊就睡着了

B1. 拐点

一队一队,人马打从门前过,就在
正当门处折了一下,流水东去

这似乎是个比喻句

但更如阳光遇到侧镜,它从怀里
被反射到了裤裆。其实,这也就是
从幸福到困苦的路程

把一坨狗屎砸手里
把一坨金子扔水中
现在说这些已经后悔来不及了
消防日他们曾经推到柏林墙
我家的干粉灭火器收到的是整改通知

每日都来不及恩爱,我已陷于
冬日绒装不得自拔
第四十五周,尚来不及担心儿子期中考试
就已经过去了,他的小胸脯渐渐宽厚起来
夜雨正滴滴答答打在篷布上

C1.
村子拐弯,那头一盏黑灯
照到我的迷茫

一重重树影,深黛的树叶
数九寒冬的深夜,它们轻轻摇曳

这个旮旯是村里的公共墓地
你的媳妇挽着我的手臂

她轻声低语:昨夜,我梦见老爷子
到了上海,在某小区当门卫
2013年1月11日星期五

D1.蛇年立春夜怀父

连骨头都透着冷,我蹲在小区马路牙子上
怀揣一群烧纸
第一叠点了六七次才燃起来
立春,又是小年夜
西北风嘘嘘而来
我缩紧脖子,把小燃的黄纸火苗试了一次又一次
不能让它断了

然后,一叠叠从羽绒和毛衣之间掏出
拆除塑料封套,折叠,续火
寒风猛了一阵,红彤彤的灰烬旋转着
向行道树丫上翻卷而去

前年父亲曾经在轮椅上打这处牙子
蜇进我的家门。而今,他是不是
还坐在这根树丫里
替我照看着罗骢和家门?

所有纸钱已经化完,但我没立马转身离开
一是担心余烬可能带来危险,天干地燥
二来,最近几宿总看见老父佝偻依然
可是……灰飞烟灭了,我抱紧自己
重感冒的身子,像老父那样缩着关上防盗门

2013/2/4

E1.还乡之徒怀着牙疼

茶饭不思,几乎是望乡者的痛楚
可是他一路只顾得捂了右脸
发出嘶嘶嘶的呼吸

冷气顺道贴着烂了根管的牙齿
瑟瑟发抖,不进油盐,不进酒水
恨不得将半边舌头也剪了去

那么好吃的狗肉炉子
那么好吃的樟鸡炉子
那么好吃的财鱼炉子

姆妈,你就发狠吧
一天之内儿子我变了个素食主义者
吞服头疼片,忍饥挨饿

冲老爷子遗像磕九个响头
冲老爷子陵墓放万字炮竹
依然无解年近五旬的衰弱

2013/2/14

F1.辞世

妙女落入下水道,瘟猪漂上黄浦江
铲车……铲车往后倒。
“你只管碾——”但是,清明那日
连轮胎也不朝花间打上一眼
春风摇曳,满目油菜金黄
一路高铁遭遇的是个盛世
罗骢在练习肯定改写否定句:
don’t,doesn’t,isn’t,hasn’t,haven’t

毫无疑问的是,我坐在上海生生地想着母亲的偏头疼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清明节

G1.鸽颂者

原先你们都是候鸟,肉里有没有细菌
羽毛,在阳光里,风里,雨雪里
“一闪一闪亮晶晶”……偶尔
扑棱棱,一坨屎
落在他头顶。但终于,你们圈养进闵行
和所有家禽一样。你们飞不起
你们坐着卡车和电动三轮,显得
比江上死猪要高级,要贵族
骂人不带脏字,传染不带通告

本来,我也和你一样优雅
品明前茶,喝着肉汤,青花瓷碗炖鸡蛋
呼吸着饱含PM2.5高昂指数的阳光
只是。
只是从前我不懂飞翔,如今依然不懂
我家的产权房在交完所有税项后
和你的笼子,也和那些猪圈一样
叫暂住地,也叫监狱
你打从何处携带来H7N9,为何又来祸害盛世的春天
昨天他们在碾死人的轮胎上写满“和谐世界”
今儿你馈赠给祖国一大片危险
在金子般耀眼的油菜花田间打游击

真是该死!找不到满江肉汤的人祸首徒
当然得找个造反者的替身
清明刚刚过去,“死者正在祭奠活人”

2013/4/5 凌晨2:36

H1. 坍塌赋

找不到更好的修辞来描写姆妈。她好像开始缩水了
罗圈腿更罗圈,内排,脚总像在晃
还是不会主动告诉我,她发烧到了38度,头疼的想撞墙
半夜在床上两头爬,塞四颗、五颗止疼片
结果,早上起来手爪像得了羊角风,直抖,直抖
连水井的压把都按不起了

I1.世说新语

野猪正在化妆
人人活得和鲜花一个模样

J1.雨越下越大

我和这世界对着干。跨过栏杆
立马走上了街头,在红灯口
雨越下越大
一辆警车侧身翻在我脚下
一地玻璃渣。一粒玻璃渣
深深扎进了我的耻骨

“摇摇招车”把伤者送去医院
但我的思想还留在原地
雨越下越大,似乎街道开遍野槐花

K1.哐当一声

他们说,“来一场灵魂深处的”
雨越下越大了,漫天 迷眼 盖住所有被称做秘密的秘密
只有一桩例外:那几场大火
短路的,破皮的,油淋的

他们说,“梅雨是灵魂深处的洗礼”
他们还说,“屈原是爱国主义者——端午到了,我们做着相通的梦”
然而,火烧着了眉毛
它把肉体带进天堂。

L1.重写

重新看见父亲唯一的西装革履。
——不必饶舌:
罗骢翻出我十年前新婚影碟
满眼喜庆中唯见爷爷佝偻着缓行
“爷爷啊……嘿嘿好年轻!”

他看见十年前我在喜宴上给父亲敬烟
“爷爷那么早就在吸烟,怪不得得肺癌”

M1.绝句

所以,你坐上一架125拖拉机赶往天堂去了
母亲还在世,所以,我就不给你烧一张美女了
我也是个父亲
儿子今儿会给我做顿午餐,然后去赶校车
他拉开门,说:老爸,节日快乐!

“老爸,节日快乐!”
你是不是真的在天堂?
还是依然在去往天堂的路上?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