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硬骸首页

冰马著《冰马自选诗》

硬集字[2014]27号
冰马著《冰马自选诗》
2014/7/29,中国·广州
硬骸诗歌网 出品

殡葬师手记
囗 冰马

萨福说:如果你有洁癖/不要乱戳/海滩上的碎石


下一站就是殡仪馆
而我将最终抵达炉子间
我看见了这些皮囊,他们停在火炉旁
我看见他们最后的衣裳
披红挂绿,我的脸多么肮脏


我把头探进冰库。如此宽大的卧房
横陈不了一根血脉贲张
生前他是个哑巴
生后他已被冻僵


她还在继续歌唱
我看见了它的舌苔
真的,它不是空空荡荡的
我听见过她的悼词干净利落


让我替你接骨吧
描眉,写唇线,梳发,
戴帽,摘下眼镜......
我帮你还原人形
趁生前的亲人不在
好好打扮打扮


我热爱世上所有美女,当然
包括她的尸首
进来时,你的奶子还是温柔的
一场车祸突然要了卿卿性命

“一种冰凉的关系在你和国家之间诞生——
就这样躺下,躺下,变得更年轻,永远挺直。”①

*① 曼杰什坦姆诗句,引自《曼杰什坦姆全集/蓝色的眼睛和发热的高额骨》,汪剑钊译,东方出版社2008年8月版。


为什么你们要用鲜花铺就这条大路?
我前生患上了肥胖症,我的血压,我的
心肺,还有其他一切脏器
那不可扼制的肿大有如这些花瓣一点点黯淡


子弹洞穿的心脏啊,我来帮你修补
我这有硅胶,尖嘴钳,有钉子和剪刀
胶带、剃须刀、色浆、502、金刚钻
我能再造铜墙铁壁,却无法弥合人世的弹孔


还剩下最后一颗牙齿
还剩下最后一粒舍利子
还剩下最后一个机会
还剩下最后一根神经
还剩下最后一幅盒子
你从哪里来的,还是回到那里去吧
我收藏的脐带共计九百九十一


我的眼角膜,我的心脏,我的肝我的
胆囊、肾结石、大肠直肠和盲肠
我的眼珠和皮
结核和淋巴,我的胰腺和脾
胃里的毛毛绒和脂肪
手指、巴掌、指纹、膝盖、关节
大小腿肌、二头肌、鸡眼、肉息
我的指骨跖骨趾骨所有被称为骨头的骨头
我的腋毛眉毛卵毛阴毛胸毛头毛腿毛手毛
太阳穴阳白穴印堂穴攒竹穴鱼腰穴
.........
每一样必将留作我来世的橡皮图章


你肤色和秽土无二,你就是秽土的一部分
大概自出娘胎就营养不良
一世仅为乞丐,在人间浪荡
让我来替你细搽身子,让我还你净身
让你做上一次人中人

十一
指甲盖的白净是那苍白的白
指甲盖的黑是那酱紫黑的黑
指甲盖的红是那欲盖弥彰的红
指甲盖的灰是那石灰的灰,也是历史的灰

有一次,我遇见的那具僵尸只剩了手掌

十二
你成了人形,可你缺了我们的心脏
你有鸡鸡,可你还没发育

你身长一尺,可你少了一条腿
你毛发卷曲,可你嫩骨僵硬

你奶如虾米,可你的书包沉重
你的字躺在血迹粼粼的作业本

你身高一米七,可你没长腋毛胡须
你个侏儒,强奸过多少处女

十三
春天有春天的遗言
我的成长史就是尸体们的火化史

十四
我捡起一片裸露的踝骨,揭开窠臼
那里有一颗钉子,洋铁已经生锈
那里有硅胶和硅胶一样的胶质
我把它们粘连,重新,双氧水除锈斑
这骨头的片断,依然还是零碎不堪

十五
我也曾经尖叫。那还是在初出茅庐的时光
三个人将驼背殓入纸板棺材,它还荡着秋千
为了头脚能被合盖
我抡起一把大号橡皮榔头,高高地
每次落下,都能听见自己锐利的嗓音

十六
我们说,某某诗艺炉火纯青;
可是,死鬼们只说
请把我们燃烧得炉火纯青吧!

十七
请你原谅,我只可将就地塞进木屑
填平你的胸膛和腹腔
你用遗言献出了所有内脏,献给我一副臭皮囊
本该使用粗砺的沙石拓下你的遗产
可是,他们说,石碑会败坏我们的道德

十八
为什么浑身爬满了蜗牛
为什么不见了头颅

十九
想必,那把斧头真快啊,大卸十八块
而不是八大块
看看这关节,堪与庖丁的技艺媲美呀
一块装一蛇皮袋
肉都绿色了,白蛆蠕动,明晃晃地
可那技艺仍然清晰可辨啊

二十
今晨,我读到阿多尼斯的诗章
它多么契合我的思想:

“他们在一些口袋里发现了人:
一个人 没有头颅
一个人 没有双手,没有舌头
一个人 窒息而死
其余的没有形状,没有姓名
——你疯了吗?求求你
不要再写这些”

* [叙利亚]阿多尼斯诗选P52,《沙漠(之一,节选)》,薛国庆/译,译林出版社2009年3月第一版。

2009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周年祭日

二十一
好吧,我就听你的,停下给你们化妆描摹
志愿废弃精湛的手艺

停尸车空旷,平坦
搁着我下酒的花生米

我彻夜难眠啊
灌得一身酒气

二十二
我再也牵不动任何一匹马
我只管吃饭,从不洗碗
我能摸到塑胶麻将冰凉的骨头
我把内裤藏在心灵深处,自己的寝园只能自己揣度
手指再也忍不住不去刮擦自己的眉骨

夜半,抚平皱纹的冲动一再醒来
被自己的咳嗽吓得直冒冷汗

二十三
或许,我真的该交接班了。
徒儿啊
我真不知从何教起,我妆尸的娴熟

二十四
运尸车经日不歇,其中一个司机
背着死鬼,被电梯摔断了脚胫

后来,他描述道,电梯从三楼垂落
嘎嘣——
幸好死鬼垫底,才得以和它再成陌路

二十五
樱花谢了,喇叭花开
水管冻住了,大雪花开
灵魂谢了,骨灰花开
人谢了,人花花开

麦子谢了,棉花开
焰火谢了,节日又要来
哀乐谢了,遗像还在

二十六
如果你是烈士,请经过这大宅门的花坛
春天在这里将绽放雏菊
你要扑灭人世的火灾,可人世把你烧焦
花团锦簇的躯干啊
仰面躺在深深的水晶棺材

如果你是领袖,请绕行馆内的水塘湿地一周
人杰地灵的学说仍然在冬日薄雾里游荡
林荫掩映,二十四门礼炮
每根炮管都系着一条红丝带

如果吸毒,请你回家过了今夜再来
你的亲人早已替你准备好铺盖

如果你是受贿者,请带上存折
院子的尽头为你专设了纸糊的票号
以及八面纸扎的马汉王朝

如果你是民工
我已聊备一根大前门,三粒花生米
进炉子前,将安置在你的右手旁

来者啊,请你们各归其位!

二十七
你!来时就剩了晶晶白骨一堆
毋须我那女弟子替你收拾

你消失于前年的团年饭后
物业费不管你,水电费不要你
我们各自过着自己的日子

每人都拥有一只水龙头,可你人世的那只早已生锈
滴水都已渗透,可肉糜似乎从没散发过腐臭

他们怎样从门缝里发现你的?
骨头散乱地摊在蒙尘的床前
水泥汀没落下尸水痕迹
唯有人世的空气,我明白
一直环绕着你

现在,你过来吧,我的来者
我替你的子女撕碎些纸片,权当给你植皮
再用这黑色的纸花遮挡你曾经的羞处

 

* 《东方早报》“大都会”报导,2009年5月15日在浦东新区上南路4265弄金光新村176号楼,一施工人员发现居民家中有一堆白骨,经查,系居于该房的六旬老太。邻居称,已经有两年没见到她了。目前,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
二十八
死神啊,为什么他们尊你为神?
而我,抱住你的大腿,却不能得到你的恩典?

二十九
你曾是火车司机,终职在机车之中
让我葬你于车头,列车陪葬进你的牙缝
你死了,唯有水泥枕木不朽
你死了,唯有牙齿不朽
你死了,唯有时间和青丝仍然纠缠不休
你死了,我听过的鄂州夜莺还在啁啾

三十 ⑤
我正好驻足唐家山。巨大的烟尘,巨大的响声
这一瞬,我满眼弥漫着轻飘飘的叶子
树叶子,树干叶子,石头叶子,水叶子,人体叶子,骨头叶子,肉叶子,鸟叶子,卡车叶子,摩托叶子,板车叶子,鸡叶子,梨叶子,画眉叶子,土瓦叶子,砖墙叶子,土坯叶子。。。。。。
这一瞬,只剩下天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一个人被水埋葬
十个人被水埋葬
百个人被水埋葬
千个人被水埋葬

他们真的是被埋葬了吗?
这一瞬,另一座水底之镇诞生

*⑤ 为纪念汶川地震-唐家山堰塞湖而作。

三十一 ⑥
我吟咏的时间
它不长不短,刚好二十周年。

那天,我梦游醒来,打量到了自己的胎记
你们的胎记要么印在屁股,要么刻在肚皮或者左脸
而我发现,它长在我广场的鼻梁上,像极了一颗子弹

而你,而你们,谁能看得清自己的鼻子?
它是你脸的首都。它又是你广场上矗立的丰碑
而我眼睛的群众和左倾的嘴
怎么就在那日凌晨突然开窍
看清了高于它们的鼻梁?

难道是场梦游在对镜贴花黄?

我的子弹上生出绒毛,黑细黑细的
二十年一晃而过
如今,我已年老色衰,
如今,镜中的胎记
已由乌青趋向败黄,黑禾苗形似稻草

*⑥ 写于2009年6月4日午夜

三十二
排骨上的椒盐
肉末上的粉丝
警察喂着一口一口饭食,直至刮净碗底

我饱了。
我饱食终日。
我一生中真实的终日等着最后一轮红日

它将升起,而我
将立马结束

三十三
螳螂趴在显示屏的悬崖上
竟然纹丝不动
大略已入梦。大概
它梦得见另一只雌性正演着飞蝗之戏
在那个叫石首的小县城
我儿时的邻居
蜂拥而至,围睹着小酒楼和行将腐臭的小尸体

三十四
总被噩梦惊醒,梦中的那朵小花总披着麻衣
我从未见过麻衣的色彩如兰般妍丽
从未见过骨头如在建的楼盘般坍台
这梦追着我,甚至无法咽下一口淡茶

身为草民,我被传染了湿疹,汗渍淌过的地方,那痒
如此刻骨,指甲在肮脏的皮上使着掘人祖坟的劲
要将身子陵园里的遗骨、碑石、废棺材板合葬到疼里

三十五
有人开胸验肺,是否已经腐败
像树叶一样飘零,也是始于初秋

胸腔开始凉了,太多的尘硅和焦油
像红烧鸡腿上抹了一层蜜

三十六
我怀抱着的那块石头
今天刚刚绽出新芽

数九寒冬,阳光的色泽
怎么如此耀眼,逼视着烧纸的火焰

一个瞎子,也许是我前世的宠猪,正好
路过,盲杖的音节击破了殡葬技师的美梦

我踩熄纸火,看着青烟一点点弥散
在新年,我仍将继续我这一生未尽的职业

三十七
一个沙弥暴毙于一场咳嗽
灰袍胸襟上的痰迹尚且硬黑

光头依旧闪着清亮,食指浮肿
是否处子尚待考究

亲爱的佛祖,请你眨巴下慧珠
且容留你不省人事的牲口

三十八
上帝,哪个把这畜牲的尸体和心分开啰?
其肉身正淌着血
就被搁进冷冻棺椁了
他的心——这脏器,正按
十八次节奏跳起

“火车开走了,他们不要我啰”
我明明听见停尸车上的哀泣
一抬眼,就只看到墙上
斑斑锈迹的镜子

三十九
慌不择词,我呼叫甲乙丙丁

甲答:我住在大肠里,太远
乙答:我伤了脚筋
丙答:我是你的缺省,有点晕

而丁,在更绝对的地方,他说
自己只是大脑的宫外孕

看来,这是一句真理:
每每我要救急,他们都开始做游戏

四十
焚尸时,火焰被尸骨掩埋
化作寥寥青烟

还听得见哔剥声响
停留在尸骨的灰尘上

四十一
我掩埋了自己的肉和皮
他业已化作腐朽
春光里,园丁翻松草皮
他当然看不见时间在草根下的顺序
而寒噤还在太阳下穿行
也有细雨,惊蛰
然而,我皮脂下的残骸中心
仿佛淌着自来水的橡皮管
充盈,但空洞
他也在老朽,有时候化作磷火
顺着草根浮上夜空
春风乍起,他随风舞袖
他瞥见青草也在风里俯首
一派谦和卑微
这就是我死后的魂灵
依然无法依附于春夜的身体
从草坪到马路,距离一米
日夜响着车子的轰鸣
何以安命,这草根下的石头
我能开口,却无法再说出一个词语
他缄默着,寻着再生的自由
可时间不可复原,不可回眸
青草春风吹又生
尸首不再皮包骨

四十二
我们接到了命令,从将来、现在到过去
我们必须停顿,必不得午休,不可张望

请抬起您的双臂接受身体安检
请喝一口瓶子里的液体,请
使用一下您的手机

对不起,打火机要没收,打开背包
我们要例行检查,对不起
这缝衣针是利器,这通行证不是您在人世的

四十三
我们接到了命令,从将来、现在到过去
我们必须停顿,必不得午休,不可张望

请抬起您的双臂接受身体安检
请喝一口瓶子里的液体,请
使用一下您的手机

对不起,打火机要没收,打开背包
我们要例行检查,对不起
这缝衣针是利器,这通行证不是您在人世的

四十四
这一夜,我无能为力,几乎失业
是山洪虢夺了我的事业
你将他们湮没,找不到一具遗体
老的 少的 男的 女的
没顶,极致的夺命方式,还留我
一个殡葬殓仪师做甚!

还在聒噪桃花源做甚?
不毛久已,泥流泛滥
我这经年的手艺早该荒废
只能在城市里谋生
为那些钢筋水泥中的蚯蚓们装殓容颜

你们只有在抢险运动中
成就一个个救灾的英雄
伐木,筑坝,烧荒,催债
以往我从不相信报应
但至五十,我已经被削足适履

我活在各种死相边沿,日复一日
曾要写尽死亡的真相
可这一夜之间
我的理想不复存在,我的思想,我的
字,我此生的经验和对来世的向往

2009年4月- 2010年11月写作并修订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

© 2014 www.YingHa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