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骸首页
本期目录
 

□编余废语《硬骸:肉体废墟中的真实》


□蓝尘

硬骸,我们的骨骼,躯体里最密和最硬的部分。虽然我习惯于从解剖学的角度观察硬骸,甚至还从力学和美学的视角打量硬骸,但我更愿意把它读作我们生命的姿态。
硬骸是隐士,隐在肉体里。肉体,可任性,可放浪,可逃遁,直至可腐烂。不管肉体如何喧哗,如何漂浮,如何浑浊,如何圆通,硬骸始终是诚实的,隐逸的。同样,不管肉体是潮红,还是苍白,灰色始终是硬骸素朴的底色。硬骸是对昨天对今天的遮蔽,将为明天开启。
在硬骸上斧凿日痕月迹的,唯有时间。硬骸是时间的沉积,它忠实地保存所有时间,保存与时间俱来的事件、情感和哲理,并逐渐成为时间的具体形态。硬骸,只接受时间的雕刻,保留时间尖锐和坚硬的部分,硬骸由此异常的明亮、锋利和沉实。
硬,什么颜色?由浅入深的灰色。硬,什么形状?轻巧灵捷的骨架。硬骸,让我们更懂硬,更懂力。硬骸的力在于骨头,发于骨节,源于骨气。骨头是鬼斧神工的艺术品,每一颗都被神灵预先封存了气力。灵活的关节,巧妙的牵引,凹凸进退之间揭示了宇宙的尺度。硬骸是一副傲骨,举手投足,率性而为,俯头仰面,自作主张,绝非提线玩偶。硬骸还是一具铮骨,铁齿铜牙,真气淋漓,直面任何推敲、刮擦和剥蚀。硬骸不笨重,不臃肿,不呆滞,硬得轻盈,硬得干净,硬得聪明,它收藏了人世间恰如其分的豪放和婉约。
一切灰飞烟灭之后,只有硬骸在时间里留下来,成为一种存在接受“捡”阅和审查。硬骸忠实于时间,呈现生命的真实,它毫不做作,拒绝粉饰,拒绝摆布,拒绝时尚与斑驳。这就注定了硬骸下沉在人间,而非在无意义的虚空中高蹈独行;注定了硬骸是铿锵是警惕,而非喑哑愚钝;注定了硬骸所有的痛点,都深入骨髓,而非肉身庸碌的疲塌和酸楚。硬骸,肉体废墟中的真实,时刻都以自省自尊鞭打放逐肉体的奴颜和懦弱。
硬骸是生命的自传,最后又是生命的墓碑。
2005/7/7
 
 
 
 

∧返回页首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