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俞昌雄的诗


《爱抚》

又回到屏西。晨光里闪过两团黑影
亲密无间的乌鸦在低处
它们穿越白而大的花朵、静止的绿叶间的雨滴、倾斜的
拱顶的投影;旁观者的香脂、即将涌现的五月的幻想
时空在等待磨损,看哪
命运里注定相遇的一切也在等待
丢失的被找回,孤寂的要在暗中接受爱抚
芒果树结出小小的果实,那两只乌鸦
就是从那儿脱去翅膀,回到人间
它们追逐,从未想过要从这个世界消失
在低处,在坚实的大地上,它们跳跃
枯枝被遗忘,旁观者躲进闺房
宁静的日子里可以听到所有祥和的心
它们比白云轻灵,没有温暖的颜色,但筑着安息的城堡
2008.5.4

《赐予》

夏天过半。窗外七八株白玉兰绿着、挺着
在忽明忽暗的光晕里,骨朵们准确地计算着各自的节拍
想开的美得像标本;衰败的独自煎熬
你在留言里说“请不要再用‘想’、‘爱’、‘牵挂’之类的字眼”
那是一种羞耻——对于时间,一日长于百年
而一年只是记忆里的一次拥抱
一次交欢,一场无缘无故的别离
正如这炎炎夏日,一阵风、一阵雨、一阵云烟
飘荡,飘荡,生的看似永恒
死了的都在薄薄的天空下移动
正如这高高的白玉兰
带着自己的荣耀和悔恨
它从未思虑,爱情从哪里出发又将到达哪里
夏天过半。鸟儿已不再歌唱
耀眼的世界一直颤栗着,我几乎学会了
赐予——遵循那些骨朵的意志
让那苦涩的心成为遗物,在半空中
在那埋葬着爱的可怕之地
2008.5.20

本贴由俞昌雄于2008-6-2 9:26:3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