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铁哥的诗


《想听》

他在眼中妄图消隐,想听
晦暗小手的敏感,拽了把野草。
隔壁屠夫为生活忙活整夜,
失眠没有追上他,春雨的尖细
也没有追上。铃声胡乱,下课了吗
他醒在滴答讯问的轮番里。

如果办公室的兰花足够坚强,
他会把自己按倒在泥水中,
像本地的小鲫鱼,满腹的鱼籽爆裂
油炸了也是这样子。漫长的修辞生涯
藏不一个词,起初危险,现在完全被忽略

被肢解的零碎的相互忘记
小团体,间谍们牢记饶舌的密码
是谁把我们推进强光的笼罩
整个世界都在狡辩不确定,被欺骗
树杈间的鸟巢更不确定,风大了
也准备跳下去,电影的巧手会接住。

怪兽要出现,鲁莽兄弟搭把手啊,
如果他存有指望,或者已经解放。
满耳的外语在闹市中,那悲情真是多余

2008、4、5

本贴由铁哥于2008-4-11 16:25:43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