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疏约的诗


《与<化度寺邕禅师舍利塔铭>》

游仙曾经时尚过,当然你不是那个梦吞舍利的人
淡化,便是唐人的宝玉,春雨也很咸很咸
吃斋人喜欢的清爽,手指里鱼类的鳞片都不舍得碰
品第里,第一第二第三都出家了……
  
知世以来最美的嫁妆,嫁在了兵慌马乱
手腕里无雪,无晴,也无韭花,只持有一个雨季
雨季里把金错刀磨钝,那个间隙有多么瘦
你的姓氏便有多么欧阳……
  
某年的桃花诗里将志勤禅师呼唤为厮
此刻我改过来。

《春天的自述帖》

桃花池子里洗墨,今年,雪嫩的爱情变成七八等事
铅山本有罗汉纹者的纸贵煞一亩花田
三三两两,捉对厮杀的有撇和捺,豆蔻女子的腰
压着仄韵,在春天的右边停靠,等小红马
  
留有宿药的还有衣裳,宽阔,镶满了关于梨花的暗器
生吞活剥的美学,石碑上千人一面,倾斜
而童年的张牙舞爪犹如抽六朝的筋,后来
子敬背疼,一朵杏花雨前服下
  
想要在船上喝稀粥的,讨粥的,竟是金粟如来的像
在春天里装病与真病的人们都哭成研墨最好的水
而我的落款与题诗
皆是前妻、旧友、亡魂、掌故云云…… 


本贴由疏约于2008-4-9 13:31:5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昨夜的<淳化阁帖>》

蔷薇在春天相互抄袭,怀里的露水斤两毫厘
涵芬楼是小雨后的新建,宿留了明朝的衣冠
刻了十册,他们热爱印刷,花泥蘸入墨
手写大字,肢体拼装成竖弯钩

他们无论姓潘姓袁,都迷信带字的石头
他们渴望出土,甚至出水,模样比妻子还模糊
记不得最后一次燕归,一群道士里
谁吃出了荼蘼的甜淡

三楼的翁氏和刘氏,他们的民事纠纷里
哪一笔古人,哪一笔自己
哪一笔需要春风裁开的迷雾
哪一笔属于小楼一夜的惊梦?

本贴由疏约于2008-4-15 13:45:1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