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沈鱼的诗


《明亮之诗——给c》

小麻雀在阳光下斗嘴、叽喳
柳絮像是一场春梦,停在你的眉梢下
小鲤鱼摆尾,游向湖水深处
我写下这些日常之景描述春暖花开之情
此外,还有盛开的杜鹃,永不凋谢的孩子们在笑

随便哪个瞬间,一丝珍爱可以让尘世变得美好
你墨绿上衣上的小白点,像远处山坡上的雏菊
仿佛不知疲倦,仿佛永不悲伤

令人迷醉的花粉,青草的腥气,喜悦的云彩,以及
随便摇摆的芦苇,芦苇下的烂泥和枯枝
在阳光下恍惚而美丽,请允许我随便折一片柳叶
为你吹奏

你听不清我在吹些什么,但你知道我的欢喜
风把落叶从树上吹下,落进湖里,它可能烂在湖底
可能随波而去,命运与前途永不可知
但我们还可以跟阳光下的蝴蝶一起灿烂
一起飞或静止,一起把这幸福的一生虚度

你在倾听,我在看着
蝴蝶清澈而透明的灵魂
沾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粉


《新鲜之诗》

在好天气里收集一些新鲜的词
比如暖、风吹、舒展与迷醉
比如甜、透明,比如草莓、野花和风铃

云彩之上传来飞机低沉的轰鸣
湖面上的涟漪却还是不紧不慢
工人们在整修塑胶跑道
花工们移植柳树、桃树和苦楝树
她们砍掉了芭蕉,推倒在岸边
但还是长出了新的芭蕉,那种粉绿
是你最喜欢的

空气香甜而柔软,像一张夹在连环画里的糖纸
孩子们在打谷场上玩铜板、用柿子核当作赌资
他们开心地浪费掉五岁、六岁、七岁和八岁
再把蝴蝶的尸骨当作自己前世的魂魄
埋进稻田

我在南窗下磨墨写字,你在西厢做好了饭菜
露水有点酸,而新开的花蕊又甜又脆
时光无非如此
我也没有什么心思
整个下午看着云散云聚

那年春天的午后,我终于学会了赞美

本贴由沈鱼于2008-4-8 12:02:5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雨后之诗》

骤雨之后,天空亮得让人生气
仿佛委屈的孩子依旧找不到倾诉
揉碎花瓣,管它海棠荷花蝴蝶兰
打碎花瓶,像一首诗所说,心碎也会令人着迷

漫长的生活有时令我感到气馁
花开了那么多次还是那么灿烂,我很佩服她们活着的
耐心和品质
隐居的和尚每日挑水做饭诵读《金刚经》
渔樵耕读,喜怒哀乐,乌云之下春种秋收
父亲、母亲,你们鬓边的霜雪让我学会珍惜

时光终会抛弃我们,但我们不放弃
无论灵魂还是肉体,都是成长的一部分
我开始学习用热爱澄清混乱的一生

2008-6-30 17:52

本贴由沈鱼于2008-7-1 8:20:5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虚无之诗》


起兴的依旧是阳光下的败柳、蝉蜕和枯叶蝶
湖面没有水生植物,比如残荷、菱角或水浮莲
其实这不是一个光阴惨淡的下午,繁花(比如蔷薇、罂粟)
开放在湖畔,时光在草尖上无情地流逝,我记得的依旧
只是一些小事,比如隔壁传来炖排骨的香,加了点细碎的
嫩玉米、胡萝卜丝,鲫鱼淡淡的腥气则是来自湖面

被疲惫揉皱的脸庞如湖水易碎
宿醉的死神见识了人世太多的悲哀
鸽子晕眩于飞翔,摔断了翅膀,鲤鱼淹死
在自己的口水中。而天使们开始染发、补牙、修饰鱼尾纹
夜夜被牙痛、风湿和肥胖症困扰,他们已倦于
用枯萎的乐器表达离合
仿佛这世上原本不存在悲欢

翩翩而来的明眸皓齿,拂袖而去的悔恨暗生
忘川两侧挤满了情人与宿敌,逝水之上翻滚着甜言与口角
我在奈何桥上磨着菜刀,为你剔去多愁善感的烂肉
刀锋照出了多么柔美而醉人的骨头

有一根叫做温情的琴弦收拾了你留下的那堆乱骨但不是爱情
有一丝流水叫做抚慰但不是青丝,有一缕明月叫做哀愁但不是眼神
啊,那些历经流年的清风厌倦了荤腥
在彼岸咀嚼青草的是不得不死的亡魂

在晚年的茅屋下清算旧帐的是绝望一生的人
而一个整日活色生香的人突然放弃了单薄的肉身
这显然残忍,如果你还要计算他在人世应付的责任
你看,那些被时光继续拖延的是内心撕裂的人,是深陷爱情的人
是藏起羞愧的人,是忍受耻辱的人,是尽量活得干净而体面的人
痛苦的低音在血液里弹奏,是酒里压抑的火,是死,是活,是泪,是累

你不得不从乏味的生活中醒来,依旧在迷离的灯光下觥筹交错
我身体里的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小孩、官员和经理、妓女和流浪汉
他们在夜幕后消失,仿佛戏剧散场,烟雾消失而角色分裂
此时我独自一人,像一根慢慢融解的冰棒,也像
一个迷途饮泣的幽灵,终于原谅了世界,也原谅了自己

2008-8-8 12:50

本贴由沈鱼于2008-8-13 19:43:2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