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举人家的书童的诗


《无题——致C兄》 

多年以来,推窗见月。直到此时,月光翻转
才解决了日益严重的天空和壮志
有人寡言
如同一贯的画壁。后来,只剩下了自己
——简化,深明大义
却被挂在颠倒的壁橱上
窗外回廊,古怪异常
把我们折叠成一本本短暂的书册,毫无墨香可言
新刷的油漆
趁大家不注意,很快就占领了宅府
哪又是谁?因为偶然,掘出青山所埋的忠骨
并发现有人,坐在客厅里
大把食用头痛粉
以期饲养体内猖獗的标刻着时间的幼蛆
还有一个左撇子
在水上——不站在左,不立于右
画框中搏杀兔子的老鹰,红宝石,斜插刀子的杀手
兼朋友,一切化作了火焰
翩然向上,向上,向上。后生们
顿时醒悟:古时的月光逍遥,犹如知己
照耀我们今生的硝烟

2008-8-10 01:01


《镜相》 

我今生不会再寻找一面镜子。请你相信
进入了八月,山谷的虚竹被伐倒,在我的指头上
迅速长出一对耳朵:一只朝西,一只朝东
一段路程之后
倾斜的南北,没有了偏见,逐渐传出当年的箫声
我上吊的曾祖父,连夜打磨锥体的独眼龙
长衫换作短衫,看着我,眼神就像一堆过期的香料
而我将在十九年后提前出生
事隔三十九年,我用咒语唤醒他——比竹子更难
比镜子简单。这时,你要是还把我看作镜子的大门
你将得不到真相,如果小路通向凌晨二点
你把家安在凉亭内,我将不得不四面透风,暗香浮动

2008-7-26 13:57


《致辞》 

05年8月28日晚,我就看见了与众不同的圆满月亮
如今我厌倦了自己,犹如我厌倦了轮回,雏鸟厌倦了羽毛
果实厌倦了花朵
冰雪厌倦了水流,日出厌倦了日落
如今我只想说:铜像陈列在桌子上,由脱了云彩的月光描叙
而我有你至死想要的标本

2008-7-23 23:53


《一次密谈》

他从很远的乡下而来,路过一座小县城
往森林而去
她坐在属于自己的山洞里

“我等了你一生,我是你的桃花源
我可以让你忘忧”
“这又何妨?我不过是一粒尘埃”

而我,也是从乡下而来,偶然经过
分明看见这粒尘埃
藏有菜地,机耕道,小县城,森林,山洞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在密谈

2008-7-20 14:55


《辨认》

这次,我要你来,躺在我的身边,保持清醒
我不能动,你也不能动
你要是听见了狗叫声就告诉我,看到了月亮或星星
告诉我,如果有人走过,告诉我
但别理会他们交谈的内容。这次,我要你来
和天空对视,也许不等天亮,你就完全明白了我的用心

2008-7-10 17:16


《两个劳动者的联系》 

歌舞者自得其乐,在台上,只顾抡起大袖生风
却不知这件衣裳出自何人之手
两个劳动者之间,惟一能说清楚关联的
就只有这件衣裳了。可是,它从来都不开口 

2008.06.30 11:23


《农历5月15独游丰都延生禅院》 
 ——弘一师: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
从名山的一口水井出发。多年前,他们就说,这里可以通到长江
再通到大海。我一辈子都没能看到
细微的光芒从水里面反射出来。在树叶上
雨后的阳光轻轻摇动。20年前的一天,如同今日
站在山顶,我看见
牵牛山横卧面前,一句话都不多说。那个暮春
中午时分,漫天雾霭,就像蚕子一样吞食了最后一片桑叶
就像老县城纵躺在双桂山的心底。当年的红卫兵们
早化做了白骨,蜷缩在瓮里。我不知道,如果他们也等到了春天
是不是还会悲伤。我要告诉他们的是:老县城
快要睡在库区的水底了,我今天渡过长江
在延生堂外,看见了——春满山先青,月圆天自明

 2008.06.24 21:41


《山居》 

沿着河谷往南飞,这一只白鹭,是寂静的
偶尔从龙河口驶入长江,这一艘铁壳打渔船,是寂静的
虬盘着婴孩手臂一样的枝桠,这一株老桑树,是寂静的
挑着水桶,来到了玉米地,这小人儿,是寂静的
闲云矜持不语,大流更懂收声。天地之间,原本无主
如今,我来;我是深入的,也是寂静的

2008.06.16 14:48


《祈祷词》 

是时候了,来吧,将我放在弦上,不要琴瑟
而是一张弯弓。将我像光芒一样射出
穿越因果律预设的铜墙铁壁,猛利地钉住这头野兽
漫无边际的死穴

2008-5-24 12:02


《在重庆南滨路》 

江面,缓缓地,涨得越来越高了。连一只野鸭子,都看不到
这让我悲哀,在辽阔,浑黄的江面上
一艘客船下走,一艘货轮上行,一艘挖沙船停在中间
这多么像我,在六月一日下午,风吹着我
我吹着内心,吹着如此多的,被忽略的,未被慰籍的陌生人
是的,我也可以微笑,也可以
和身后的事物醉生梦死,或者一笔勾销,或者
向江心索取上游赐予的沙子,再一船一船地装到两岸
它们是我的亲戚,就像我说起的
我的孤独,自古以来都没有名字,就像我羞于提及的人类

2008.6.2 17:39

本贴由举人家的书童于2008-8-13 19:15:44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对话录》 

老虎哀伤,踞于水上
一个苦胆一样的声音来自丑陋的胸腔
——“救救我吧
我在它体内活得太久了!”
为其所哀,伸出双手
如昙花睁开
——“爪子抓伤我了
命啊,这就是我俩前世的孽缘,哎!”

2008-8-25 


《游泳池》

我不是鱼,但可潜在水中,呛一口
或毁于多年前的一场火灾
这些男女,似曾认识:有的挣扎,有的嬉戏
两个决定老死不相往来的恋人
,居然在问:“我会死吗?”
“我死了吗?”
天蓝得就像消过毒的满池子自来水
漂浮的问句
就像裹紧外套,打算夤夜来访的乌云
“你才不会呢!”
我才不需要这么大的耐心
我看见
池边的柳梢,既然无法摆脱水中的错误
这些人
何必不顾因果,苦等一生 

2008-8-22 


《秋风起》

八月底了,荒山仁慈,这才是亲兄弟。你一定很惊讶
过河之后,这么快,就遇见她
头顶瓦罐,双乳间显现出各种旋转的几何图案
好比旁观者,我像一只松鼠
在大原木上,用指甲刻画了你的到来,再请雷声抹去
它们每一面都是野生的,充满借喻,都已用雨水一一清洗
不到时候,我不会说出它们的远虑
更多时候,我则全身长出梅花一样的斑点
斜卧在草丛中,让天地难以辨认。切记:你不能绕过我

2008-8-29 


本贴由举人家的书童于2008-8-30 13:13:3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