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何剑声的诗


《梅》


梅 我十六岁的妹妹
在生命的枝头
你还没来得及烈烈艳艳的开
就被贫病交集的家庭
送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
你的行李里塞满了
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咳嗽
还有你学了半学期的高一课本
而怀揣着的是你表姐的身份证
梅 我十六的妹妹
在工业的流水线上
你十指纤纤的手指
没完没了的打砂你缺油少盐的青春
没完没了的装配你简简单单的梦想
痛了 苦了 累了 哭了
你把一切委屈与忧伤深藏在心里
梅 我十六岁的妹妹
你刚初中毕业
高中也只上了半个学期
而你心中的那个梦想
不会因为南方的忧伤和疲惫
而忘却而放弃 
相反的你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
看书写字
当你在地摊上买到了几本江门与佛山
那些打工兄弟姐妹的文字 
不仅给你迷惘的心灵予安慰
还给了你想要表达一些什么的
意愿与冲动
你最初歪歪斜斜的诗行
就是在工友们疲惫的鼾声中急就的 
梅 我的妹妹
你知道吗你本身就是
南方的流水线上
一首青春的诗
一首行走的诗
当你把妈妈的眼泪把爸爸的咳嗽
也一起写进你流水的诗句里
你的诗歌就充满了乡愁的韵味
象水一样的忧伤漫过心头
打湿一个个方块字 
梅呵 我的妹妹
流水长长
青春有期
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别让南方的工业把你伤害
别让南方复杂多变的
打工之手把你欺骗
因为你毕竟才十六岁


《游走于大街小巷的小商贩》

一辆破自行车
载着那个中年小商贩
游走于这个城镇的大街小巷
车前车后
装载着他要推销的各种小商品
比如盗版的压缩碟片
一次可以带上几百张上路
一对袖轸式喇叭
在大街小巷不余余力的喊着
“老鼠药
蟑螂药
蚂蚁药
臭虫药 
灭蚊剂 
沾蝇胶
沾鼠胶……”
也间隔性的放上一段音乐
小买卖还挺红火
感谢南方
感谢南方超多的蚊子
感谢南方超多的老鼠
感谢南方超多的臭虫 
感谢南方超多的蟑螂
感谢南方超多的苍蝇
感谢南方超多的蚂蚁
要不是南方这些超多的
四害五害们 
要不这个游走于南方大街小巷的
中年小商贩
怎么支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
怎么供起一个品学兼优的
农村大学生


《二表哥》


在老家
我有一个很堂很堂的二表哥
到浙江打工两年多
不知道是不是他家风水好
要文化没文化
要人才没人才的他
一脚竟然踩到了一筐金矿
意外发财了的他
也学那些有钱的暴发户
玩起了包二奶的游戏
有了二奶的二表哥
从此就不再理老家的黄脸婆了 
甚至连儿子女儿的生活也斤斤计较
二表舅气得狠狠的说
这都是外面那个狐狸精迷的
突然有一天
二表哥打来电话
说要和老家的老婆离婚
离不离其实两人早就分居多年了
据说他在浙江的二奶大肚子
就快要生了
离婚迫在眉梢
而被我称着二表嫂的女人
当然不愿意离婚
除非要了她的命她说
二表哥才不管二表嫂同不同意
他从浙江汇来五万块钱
说要买断他与二表嫂的婚姻
却不想一细细的绳索
二表嫂自己把自己挂在了她自家的房梁上


¤通联:335505 江西万年县湖云沿塘11号 何建生
¤邮箱:hjs0707@sina.com
本贴由何剑声于2008-6-13 18:05:0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