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阿固的诗


《桃花扇》

要是我
成了其中的某一朵,你得快快从树上走下
来做一个采花大盗,横行乡里
----举人家的书童《桃花扇》 


一、东南飞

从来都是这样的,花期未至
我已打马先行。至东南,寻个山头停下来
于浅草丛中醉卧,闲里,想想我的娇娘
为她在夜里挑灯,伏岸写两首艳词
我身在草莽的那些年纪,把一根齐眉棍舞的水泄不通

有时,我作疏狂状
把个青楼闹的彻夜不眠,与美人把臂
当此生做来生,好逍遥,好挥霍
正是呼儿唤将出美酒,与君同消万古愁
至某日,忽忆起你来,急忙修书一封

---不用等,我已经把自己葬送

二、竹马

那时你年方二八,可行,可停
你未做他想。我家中老母已鬓白,地已荒
你束发,找两根棉线开面
养猪,放羊
等我偶尔书信传家

或者唐太宗某年,或者宋徽宗某年
我犯案伏法。游街至闹市
忽见你于人群中独立
刀落前,你奔至,坚定地说:等着,来世我随你
偏此时,信使至

三、鸳鸯错

“我看见了世俗的幸福,生来就这么伤人。”
公元2008年,我面容娇好,若你前生
常于夜里听见一个声音,好遥远,声声唤我
--还来,还来......
惊醒,身边枕是空的,空调开着。我更冷

他至天明都未归,我披衣起身,身下一片红
依旧习惯地做早餐,烙煎蛋
空坐,看着慢慢变凉,至透心。心口有颗胎记
像朵桃花。中午又梦,听一女子在耳后说
“唉,我来了这里,你要还我。”

2008-5-4


本贴由阿固于2008-5-4 17:34:4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