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dqwtzh的诗


《桃花开》

1、
桃花开!桃花开了!
小女孩是第一个
发现桃花的人。象鸭子
见了水一样
嘎嘎地叫唤着
奔过去

2、
桃花说开就开
女人眼里也就有了桃花
男人说:
你以为为你开的呀
没你还没春天啦
哪门子闲心
女人眼里的桃花就谢了
男人瞧见去年
吐出的核,黑黑的
没来得及腐烂掉

3、
天黑得真快
溜弯的老太太得走近了
贴上面去看
是桃花,不会错的
咋没叶子呢
另一个老太太
坚持说梅花,南京那时候
有梅岭岗

4、
乔小四用卫生棉
塞上鼻孔
花粉过敏是一种病
他说上岁数的人
爱看画上的花
不信,你看离休的
张地质师
拿着放大镜
一遍又一遍的翻
油田画报

5、
她痛哭,一把鼻涕。十九岁了
女孩女人或女子。都可以
不定的场合让身份模糊
大个子男人说没事,只不过
喝了点酒。是,一股酒气
她突然推开男人,指着墙上的画
要折桃花,并大笑。桃花,
真的,香。是桃花
她半癫半疯地闭上眼,说听见
园里的新果,哗哗地落
男人告诉她:城里的桃花
是不结果子的。品种改良后
仅供闲人观赏

6、
桃花开啊桃花红
桃花红啊流水白
流水白啊桃花红
桃花红啊流水白
流水白啊桃花红

这是我瞎哼哼的
没有曲调没有情
你他它娘的愿意听
关我屁事!薅把驴毛
把耳朵堵上
赵小惠在自言自语
有精神分裂症
间歇性的


本贴由dqwtzh于2008-4-24 15:33:5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坟之九章》

1、

麦田里的土堆,是坟包
死人躺在那里
哥哥说一个坟包里
并不只定是一个人
有时是三个的
比如张财主
有大老婆,有小老婆
黄老虎就一个人
终生未娶,是娶不起
没爹没娘
活着没人管
死后坟长草,没人问
寂寞一辈子还不够
坑上没有拉屎的
死了没有烧纸的
信也夫!

2、
二十年后,赵国营长大了
问母亲打听父亲的埋处
他父亲是饿死的
共和国有三年重灾啊
他叔叔是撑死的
三天没进米,政府
从湖北调进一批米
没蒸熟,他抢着吃
奶奶阻不住他
二十年了,哪记得住啊
母亲改嫁后
又生了七个异姓弟妹
显然老了,她指着
沟渠边的草地
无比坚定地说:就这!

3、
夏天的傍晚就是长
和记忆一样长
哥哥拉着我穿越村东
那片老坟地
我赖着要哥哥背
哥哥突然指着新坟
看啊,快跑,吊死鬼
只记得是一个毛灰色的东西
蹲姿,背对着我们
哥哥拽着我的手,跑飞了
只到现在,有一次
我向哥哥求证那是不是一只猫
哥哥摇摇头,说不记得了
农村的艰辛
让他老于种田
我知道往下问也是无果

4、
一条人工渠要从村南绕过
正穿我家的祖茔地
叔父辈们都去了,迁坟
他们磕头,启土
移骨殖。我有点怕
父亲说:小孩子不能动
会烂手的,离远点
哥哥问:祖先就这么多吗
叔叔说:南村还有
他们承下了
再远的,在什么地方
谁能说得清

5、
邻村的赵二柱子给其父迁坟
正值麦三月苗秀秀
拿着烟和酒,他问二叔:
这一迁,会毁掉一片
您家的麦子
二叔说:烟和酒拿去
随你。生死事大呀
这事你全毁掉我也得认
二婶在一旁不言语
我知道,她疼

6、
奶奶入葬后的第二天
断断续续的雨
从白天下到后半夜
三天圆坟。天刚麻麻亮
就听爷爷喊:仨
快喊你哥,梦见你娘说
她被水泡了
父亲和两个叔叔身着孝衣
一锨一锨的掏水。天晴了
阳光下,奶奶的坟
圆了起来,大了起来

7、
村东的曹三旺说
解放初期
他家的坟茔地
获草茂盛
土壤湿润
两个伯伯在部队提干
四叔在乡食堂主灶
好风水荫及子孙
后来不知怎地
土干了,草死了
伯伯复员回村
四叔差点丧于火灾
他严重烧伤的四叔
去年死于肺癌

8、
刘三奶奶
死的时候我刚记事
她是孤寡烈属
队里很照顾他
我吃过她的白馍馍
也吃过她的糖
谁家的孩子都都疼
他唯一的儿子
死于淮海战役之徐蚌战场
葬在哪个烈士陵园
很远,她没去过
没儿子的坟
想儿子的时候
她一个人从北地,哭到
南田
她做村长的侄子
蹲在地头死死地
抽烟

9、
子曰:人,胥知
生之乐,未知生之苦
知死之恶,未知死之息也
余曰:仁厚的地母啊
愿卑微的灵魂
都安息



本贴由dqwtzh于2008-5-2 22:57:2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追忆年华》

1、
一切都发端于那句戏文。北方的四月
普遍低温,但这并不妨碍花开
你是知道的。你看得出来
天上那朵云,是带着那么一点点迟疑
不知道,在这个季节是落雨
或是偶尔落成雪
上岁数的人,说起老多年前的确有场雪
曾断断续续的一直落到来年五月初
好,我恰要借助一场旧雪登场
你问我九十几。大声再复述一遍:
是不是问刘十九

2、

雪也是花,花也是花。反正
四月花开四月花落
你的假定身份是四区的环卫工人
花开花落不由人
它落它的,你扫你扫的
举止优雅,被疑似是身出名门
我不是落难的书生
我们不能犹疑相逢是梦中
不用碳十四追踪,测测骨龄
就可以知道虚表以外的真相
可以有流水
也可以有麦草的青香。花快落光了
烟火要尽了,你急着喊着
怎么也找不到下半段的戏文

3、

争论的焦点是九十几岁的人
配不配有爱情
配不配有性
致命的是高潮末临时他早会散了架子
而在假想的电影里
他生猛。这有什么奇怪
他本来就是如虎似狼的年纪
你不能沉没于假想敌
你需要认真面对
你自吹的盖世武功及出身
只是戏文的安排
现实的情况是:到五月就剩下丁香
道具与烟幕不存在了
他强烈地愿望是看清你的胸衣
而不是古制的刘海
及花格子衬衫
后来你坦言得有合适的天气

4、

知更鸟的早叫,你可以想起麦黄杏
酸里带甜。少年的记忆可以夸大
也可以修改得合理形变
五月中旬,你大可伸手要桃子啦
反正它们是从南方运来的
火车在后半夜还在鸣叫
你说那是运煤的车,运石油的车
管它呢,我们吃到了桃子
其实,那咕喳古喳的声音
暗示自家的桃子青涩,再捂巴几天
味道会更佳。隐抑不住内心
我们贪图潜在桃园

5、

我为什么要从四月开始,追忆年华
这一切都发端于那句戏文。戏文
就一定是虚构的,有它的真实和不真实
请允许我忽略元宵节那场骚乱
实际情况也确实是我缺习了
那场绚丽的烟花。那个废弃的公寓里
我曾不需要灯。我陷于身体内部
一场病毒。母亲说:地瓜到了春上
分干坏和湿坏两种。我得的可能是干坏
因为我渴,一夜我喝了四壶水
而后来她抱怨起游人太多
我敢肯定的说跟我无关,也跟我有关
否则她不会走散。和她的二哥

6、

东北的春夏是短脖子的胖火夫
分不清它的节口。六月急胀的高温
盛夏就到了。你越来越真实
包括你呼之欲出的胸。我只说我要看
你的短裙,非你大腿内侧的痣
我在地上飞跑,我说我要追上那只鸟
这一望无际的草地,毫无遮拦
想起来啦,在春二月,我种过柳
在南方的小村庄,在村西的水塘边
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可后嫁赤的二嫂嫌它不成材,全拔了
说这些和你无关的事干嘛。北方的草地
不适合种柳,不适合网格化
那会坏了它的辽阔
太阳光太毒了。我一下跳到水里
看着你就想看电影。可说好了
我们不再电影,我们要恢复
真实的身份,真实的年龄。可演艺的习惯
你非要我试一次打马的少年

7、

我蹑手蹑脚的走进七月,不敢张扬
是有原因的。我一个人走进西数第二条台田沟
哎,我本可以一下扑上去
牢牢的摁住那只正专心抱窝的老鹌鹑
那个不该闪现的妄念害了我
我还想几天后再来,那时连老带小一窝端
可以想象我再来是遇见的是零碎的蛋壳
你唱甜蜜蜜,像邓丽君一样甜美
我暗自疑惑电影原创组可能选错了插曲
在一本书上看到,养殖业来源于过剩的猎物
你喜欢不着一丝的裸睡,细述睡姿
呓语,不匀称的呼吸
这样我就可以忘记了少年的贫瘠
但我还是没敢在四月做一例破天荒的豪饮
劣根性的无意识,无那种意识。这不是谁的错
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小张老师说的话:
过了这个村,找不到那个店。是劝我们学习
喝醉七分醉时我说我喜欢周杰伦
周杰伦的《东风破》:花开一次,我却错过
七月我宜学古人,吟:绿树阴浓夏日长

8、

一切都象电影。我怎么就摆不脱戏子的身份
最关键的情节没有编剧,没有导演
我可以单枪匹马杀进西凉国,其实西凉国
它的防务是虚设的,它的文件里写着贸易自由
哎,我虚构了西凉国。自欺欺人
我没有写作经验,说白了,西凉国,我可以
大摇大摆的进去一次,出来一次。一百次
那时可以没有阻拦的,可以逍遥自在的
西凉国是寂寞的,不但要有僧侣,更是要汉人的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段起决策性的隐秘
那一年我不该提前让爷爷带我去南河下水
一个幼小的男人直面一个衰老的男人
中间的过程被弱化了。最终我还是去了西水源
上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若是夏天我们可以划船
可以看到成对的野天鹅。就象看电影


《四十岁呤周礼之媒氏是不该兴奋的》

中春之月,令会男女,奔者不禁;
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
赵小惠说:别它娘摇头晃脑自醉之,好不?
一,事越千年,尔非周之子民
周礼之媒氏当然于你不宜
二,老大不小的了,非狂童之狂也且
第三你是有家室的人。该升至理性
潜心学问,不能只止于经首那段河洲之鸟事
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
还怎么来着拉?……对!迩之事父,远之事君
四十岁读呤周礼之媒氏
是不该兴奋的。它只是旧典旧律
作废了的,死亡的了。你应该练习不讶于
花草,看到地下铁、煤、石油


本贴由dqwtzh于2008-6-29 8:36:3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