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四分卫《秋风中的候鸟》


我在八年前某个秋日没来由地发起了兴趣,乘车四小时,从城里回乡,复从镇上借到一辆自行车,骑行五、六里,在山脚一个邻村小镇找到了多年不见,已经失去联系的中学同学。

这一天是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省略了寒暄,甚至连这些年各自做了些什么、正在做什么也没有提及,对徒步登高的提议,我们却一拍即合。当即提了现成小点一袋,瓜子、花生、豆腐干若干出门。沿街走来,暖阳在天,梧桐叶未尽,而清风爽朗,市声入耳。同学又建议携酒登山。我当然高兴地同意,还追加了一个要求——希望他推荐一个卖散装酒的小铺,我们沽得半斤最好。

这个小愿望,一会儿就在街尾实现了。最妙的是,那家小铺并不直接当街,没有要显山露水的意思,用现在的话讲,它是低调的。小铺退离街面大致有二、三十步,空出来的这块地方,竟是一个小花园。花园估计乏人打理,草木芜杂,其间有几簇黄色和白色的菊花开得繁盛。

小铺主人上了年纪,正在和人下象棋。方几上,收音机发出闲散的声音,同搪瓷茶盅里腾起来的热汽一样,缓慢地消逝在明净的空气里。一只花猫蜷在对弈者脚下,正好是楚河汉界的下方。它是不关心桌面上的局面和玄机的,它甚至连眼睛都懒得张开。棋局纷扰,而他们的争论,却让我觉得乡音如歌。那几分钟,我差点忘记了要打酒,恍然要做一个烂柯的王质,甘心在纷繁的迷局里悄然沉醉和陷落。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坚持登高的初衷,仿佛《世说新语》里“乘兴而行”,中途却要“兴尽而返”的王子猷,把过程变成结果,从中找到意想不到的愉悦。

那一年的重阳,由于有菊花,有酒,有朋友,有登高一望的雅兴而没有白过。兴之所至,我们在山坡顶上,对着空旷处还唱起了“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人在风雨之后。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

那山坡终究遥远,不能俯视我生活的城市。但是这些年来,我常常假设自己可以悬浮半空,像Google地球一样,从另一个更高的视角,看到这城市星罗棋布的道路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它们会不会让我想起棋盘和棋子?

事实上,故乡不远,也谈不上阔别。但时间和空间偶尔也要给人一次错觉。我喜欢这偶尔的错觉。在错觉里,我像那个幸福的孟浩然,在重阳日同故人喝酒、聊天、吃肉、赏花;在错觉里,我像一只秋风中的候鸟,经过青山,经过绿树,经过某位故人的村庄;在错觉里,我也像一艘船,恍惚中回溯到记忆的上游,被内心深处某个温暖的浪头轻轻拍打。

本贴由四分卫于2007-10-21 10:49:38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