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拐杖《生活的表情》


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工作的压力也日渐清晰。逃不掉也避不了的时候,只好假装糊涂,仿佛自己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
于是,习惯了每天下了班,然后坐到公车上,进行漫无目的的寂寞的休憩。上了车,有座位固然好;暂时没有,下一站,下下一站,总有一站会突然空出很多的位置,任自己来挑选。很压抑的那些天,傻傻地在拥挤地车厢里,当着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们,小心地流着眼泪。对于未来要走的路其实还很茫然,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长大了。开始很多的时候一个人面对着沉默,面对着喧嚣里的孤寂,哑然无语。只是性格依旧乖戾,爱憎依旧分明,神色依旧艳丽。我还没寻到一块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面具,于是在生活里四处碰壁,内心里若隐若现着被击败的疼痛。
即便如此,却没有絮絮叨叨地再向姐姐诉说。暗夜里即使失眠,也不再说些令人头疼的话语。姐姐总说:微凉,你要快点站起来朝有光的地方走去,别老趴在荒凉的黑暗里闷不吭声。所以,干脆选择沉默。所以,姐姐忽然就说:你有进步了,不再失眠,也不再说那些让人伤脑筋的话了。所以,愈加沉默。
一个人,星期六烧一壶500ml的开水,喝到第二个星期二都喝不完,然后倒掉;再烧,又一个星期的循环。如此重复。一个人,回到出租屋里,开MP3和小音箱,闻着楼下飘上来的饭菜香,寂然无言;有时候回想起那年你熬的油菜瘦肉粥,伤感顿时像一群群蚂蚁撩拨我心底那凹凸不平的旧痕。一个人,对着一个又一个如是的明天,只得把时间消磨在公车上、书店里;今天是昨天的明天,明天是今天的昨天,翻来覆去的日子就这样把我的世界抹成了一片灰。
是的,连我自己也成为了那一片灰——一片毫无生机的死灰,连被风吹起的力量都没有。然而这一切,仅仅因为生活;而生活,也仅仅因为这一切。
所以,眼里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脸上的表情日益淡漠成形;手心的力量缓缓流逝无影;心中的憧憬涔涔滑落无踪。
初稿于2008年3月27日夜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