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阿固《酒》


我找来竹椅,我要他们一一与我平坐
李白,柳永,陆游,以及叫清照的姐姐
在夜晚这样的瓶子里,我们开始酝酿和发酵
我不给他们茶喝,我把自己躺在桌子上象一张纸
我要姐姐的芭蕉,要李白念将进酒,用他们的红酥手
为我再伤一次神,再黯然一回
而我铺陈在那里,象一首绝句破了口,有时清香四溢,有时
要在十八里外的小巷,才可淡淡闻得

本贴由阿固于2007-11-20 9:58:01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