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dqwtzh《灶之九章》


1、
那时候天一连阴就是一周
母亲火柴划了半盒
也没生着火
有时是火柴不行
火柴行了,柴禾是潮的
现在用天燃气了
再也体会不到母亲那份耐心
母亲气急了也骂
她骂天。用她自己的话说
那是骂空

2、
腊月二十三,祭灶
母亲把彩色腊印的灶神贴在墙壁上
我用锅底灰给他们涂胡子
母亲上供,烧香
祷告。弟弟吓得哭
我在一旁乐

3、
说起燎壶,它是个绝种的东西
它是铝或铁制的,圆锥型
装满水,挂在锅底脸上
用炉灶的余热烧开水。它的水并不好喝
有股燎烟气。那时候穷
柴禾不够,而赤脚医生挨家挨户
宣传预防疾病不喝生水

4、
和小叔家住一个大院
那时候没电视没收音机
天一擦黑,小叔一家便坐到我家唠闲嗑
该烧晚饭了,小婶便喊堂弟
快回家拿馍放你大娘家馏馏
母亲开玩笑地说,你可真会过
省灯油,还省柴禾

5、
想起了灶,我就想起
母亲去离家八里远的地方抢麦茬
堆那么老高,烧到秋天
早在春末,母亲还和远房的奶奶
去北城市郊的大道上
拾落掉的泡桐花。环卫工人说
快点,慢了我们要清理了
母亲拾回来,给我们包包子
泡桐花,春三月开放,粉色的,煞是好看
干的时候是黑褐色的

6、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
其实橐龠就是现代的风箱
不,是小时候的风箱
小时候,母亲在灶台上贴锅饼
哥哥烧灶,赚我拉风箱
用激将法硬说我一口气拉不了
二百下。我偏拉给他看
灶里的火燃得很旺

7、
母亲说夜里梦到了苍蠕子
麻蝇蝇的,那么多
别人说这梦暗示火患
他非别着父亲找人
立马拆灶。重新搭,换了个朝向

8、
吃完饭,听见姐姐用锅铲子抢锅的声音
我就捂耳朵,太刺了
那时候下面烀红薯,隔着锅帘
上面蒸青菜。红薯煳了
会粘在锅上,很难弄
这些锅嘎巴可用来喂猪
有年冬天我和弟弟坐在门槛上等到很晚呢
父亲和大哥去公社供销社磅猪
会给我们带回一角钱一个的烧饼
我们每人能贪半块

9、
在冬天
我和弟弟,堂弟
挤在灶窝里
是不是
很象电线上的一排麻雀


本贴由dqwtzh于2007-11-10 12:23:49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