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再上海岛 ●霜林晚


风门圈

在突出的两块岬角之间,是一道隐秘的海湾
狭窄、幽深。
此刻,来自山间的风和海上归来的风
再次会合、纠缠、撕扯,形成了巨大的旋涡
它们一起吹动的帆船,急速地在海面打转……
而我开始惊惧、犹疑——
这或许,就是世间所有风暴
和矛盾的源头……
终于,当这一切安静下来
我再次惊异于船舷上停留的两只蝴蝶
一只卸下了翅膀间的疲倦,而另一只
却为跨海飞行
暗暗地积蓄着力量

再上海岛

又是一年。又是四月。
酿酒用的大麦
已经变黄。油菜花刚刚开过
根部结满了密密的籽实
大佛头山依然矗立。熟悉的脸孔依然
亲切,但
毕竟已有什么发生,会有更多的失意
和收获,停驻于在我们往后的
回忆——
匆匆驶过的渡轮
在海面上,留下难以觉察的划痕

对峙

我观察了很久。依然看不清楚
它和哗哗汹涌着的大海有着怎样的对应。
有时,一阵轻微的海风,就让它惊颤不已
有时候,我以为它真的坚持不住了
但没有——一场台风过后
这倔强的小东西,崖壁上的一朵小花蕾
缓缓绽开了它神秘的笑容
我知道它伸进薄土内的趾尖,是怎样抠紧坚硬的岩石
在无边的暗夜里,它怎样
啜饮着微弱的星光,慢慢积攒
内心的勇气
而它不知道的是,那双在更暗处眺望它的眼睛
慢慢有了灯塔的光芒和温度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