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2007,平躺在青藏高原 ●涂灵


2007,平躺在青藏高原

我们必须穿过那些迂回的走道
然后停下来,把身体摊开、轻放在草原上
牧民的狗子在遥远的地方交欢、繁殖
它们跟我们一样,逐渐习惯于
流放往返的生活。

费费问我:
“我们必须保持这种仰躺的姿势吗?”
天快黑了,奶油和伙伴被搁置在
呼啸的车厢里,一路驶向城市还有荒原


两盆永不开花的植物

晚风吹凉了窗台
思考再三,三盆植物两盆被我搬回屋子
只有兰花还在向外忧郁的倾诉
两盆永不开花的植物
她们像两个被岁月隐匿的修女
互不说话共同生长

水仙的根茎偷偷的烂了
月季终于落下了最后一点红
刺球不再像一个优越的男人那样挺立
只有兰花孤傲地艳着,她比任何
一盆昂贵的绚烂的盆景都英姿飒爽
但,
她的主人并不爱她。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