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某年某兄 ●铁哥


某年的空,在坐的还有几个
耽误上学提干,怎么让档案
沉湎于一瓶白酒,鹿邑大曲
想家也就成了,某年丰毅兄也是
这么来的,不发达,有理由
拼拼这些兄弟,他喝一斤半

太快了,恍若传说,男人如此
抠心扒拉,方言解释不清
反正他是来过,想当然迷惘
在传说中,交给某理由解释
空白,也许他来过,某兄弟

是北大街烂醉的一支,没有醒
他是中央的,高大的,人和人
不同若此,带着铜戟,张弓
持续绷紧,射向商丘的高大政府
留给宾馆下榻的理由,猎户们
算成本不合适,不敢多说

在民主路上编织投资,火焰一样
在招待所有所变化,大眼女人
回到夏邑,那天的夕阳像是我们
添加县政府多余的男人,历史
不是他们所想,因为酒精度不够
难以说明,他们越陌生,越远离

挑拨自己,像大哥那样
城关镇,项店村,参加培训会
热爱孩子他娘,教育不平坦
由无产阶级出资,栽棵大石榴
刻上某日不认识的,愚蠢的
逃荒大脸盘,先问户口,后问
你敢合适吗,洗洗自己

到了京城里也如此,你按手印
被火车拐弯,病人量血压
你有刻度,不是不标准
玻璃让透明有了喘息的理由
一咔痰我们害怕,太险了

关于联合投资,你让他
扎我,简陋的生活已经如此
不可能超乎想象,应该学习
想象,添补含羞的火烧云
吾爱的兄弟,亲戚的供销社
要去淮河南春游,又渡过那河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