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又看月亮了 ●二哥


又看月亮了

看月亮了。
又看月亮了。多久没有看月亮了。
装得像个诗人似的看月亮了。
对月亮感叹,对月亮似的人说时光
那么轻易地跑了,跑得远远的,跑得够不着似的。
跑得无踪无影,又在地上找到了一些影儿。
这影儿是你酒盅,还是我的杯盏?
高举起来,酒喝着喝着天地一空。
说着说着满嘴云雾。


晚明时候的一些理想

那时我是个什么人呢?像个神仙
活在人世
自明朝起,没有肚腹之虞。

自明朝起,上房揭瓦,读书写字
日月天光无遮无挡
皇帝老儿两耳不闻窗外事天下太平没有了牢狱。

魏忠贤重新长出了生殖器,正人又正己。所有官宦为国家
为人民。陈圆圆、蘼芜君常常常推我为座上宾
从床上直不起身来,我乐得输光了我的身体。

有李时珍子嗣为我诊脉配药,有宋应星曲成而不遗
列明我所需器具,有徐振之
叙河山地理之见闻,有儒生墨守陈规有诗家叛经离道与我相类。

我活得一点不寂寞啊一点不伤心,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国泰民安没有什么外部威胁,闲得实在发慌啊娶小宛于侧室
方才想起我可能是孔尚任见到的那个遗民冒僻疆。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