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续断 ●晚


下午

中午还在茶房午休,斗地主,下午就捧了诗集
一行一行溯流,去汉风,一行一行顺流,下了青州又卞州
而我并不是那失意的秀才,我是战乱中的兵勇
上了你的青楼
左拥一个晚清,右依一个盛唐

唉,我要我的美娇娘,我要你柔若无骨,软玉温香
唤回我心底百转千回的烈马铿锵
赚一席热土,藏逐鹿的妄想
把一纸好好的绕指柔肠,做你栖息的梧桐枝
做你的平常窝,你的温柔乡


续断



整个广场一片鸦雀,黑压压的
我的花旦绕场一周后,天色骤变
一柱香,三柱香
那人说道:立无寸土

娥眉,水袖。她在枝头咯咯地笑
折了花枝,书生从我身后过
他立在桥头,身随水去
——姐姐姐姐且留步



那年我的梦湿淋淋的,我是你梦里的鬼
朱唇,飞眉,黄纸漫天,一脸苍白

你说书生,我们看天去,夜了继续赶路
而提灯笼的手在轻微颤抖,你说书生等等我

半夜从水中起身,听到夜鸟一声声唤
归不得也哥哥,归不得也哥哥



花旦从台上下来,折了花枝,不停的咳嗽
病得不轻。到后园再听一出别人的折子戏
然后不停的吐血。我一下就死了

一生也就病这一次,永远也不能痊愈
这只是一个开始。那年的后花园你提着灯笼
琴弦也断了,我们是最后的那句呻吟

你说身若水,死若水,终身厮守
而这广场变天了
而这广场真的变天了,像一件黑色的寿衣



继续想象中间的空白,我碰到了你
你说鬼啊,鬼啊你回到我的墓里来
你关上了天

书生手握银针,说我印堂发黑
再次从水中起身,我披头散发的梦,断了
从后堂绕回来,我和自己从不相识

三柱香,七柱香,昏沉若醉
从此我对书生和姐姐情有独钟
我对着自己说:再出去,你就别回来



终于告别了,我立在这边,你在桥的那头
你说碧落,我说黄泉

你说我是你梦里的鬼
我说从这一页开始,中间是完全的人间

而所谓人世,不过是一盏
即将被水淋湿的灯笼,里面的蜡烛一直、一直在哭



蓝色的不是我的爱情
这片海域太宽阔,我怎么也不能和你
在黑暗的海上遭遇,不能和你一起
共面风浪。啊,看啊看啊,那漂浮在水面的舢板
多象我的盲目啊,那些暗流一直一直贯穿
那些忧伤的年纪和有着温暖梦想的船舱
而你啊你,怎么就不能浮出水面呢?
你怎么能,怎么忍心
就一直潜伏在我内心的大洋里?

垂手时潮声布满于心

黎明的时候在顶楼,天空如此开阔而清凉
透过楼宇往不远处的江边看,可以看到河洲,以及河洲上的大桥
很多时候,我常对自己说:找一个晴朗的日子
在河洲之上,逐水,随心,随着空明,还要找个心悦的女子
同她一起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而河岸的风中有我熟悉的俗世味道
一错觉间,我把自己看成了尾生,在等我的爱人
为她横断流水,夜生白发
所以我的指掌间才有那么多的潮汐
而假如这不是我们的人世,我们又该在哪一座断桥呢?


暗影

春,这不安分的女人
她将裙子一寸一寸卷上去,卷短,更短
露出膝盖以上的肌肤。她充满生机,象一把手术刀一样
而我发现,她身上有一处回忆
和我往年的一段恋情,极其相似


东邪

那些年,我总是从东边来
只身,匹马,命带桃花.杀气中有桃花的香
是女子的合欢,是轻狂.负一身债,伤人于无形
那时我并不与你结交
那时西方苍茫,看轻俗礼,群狼奔逐
而身后那些秘密的往事,沦于杯酒
后十年,不一定是华山,总知是山头,总归是高处
是死伤,是恩仇,背负骂名
是自己的江湖,自己的囚
而那时你已经足够苍老,我爱上了你
不爱你的红颜,只爱你的白发苍苍,有限光阴
这些是不必偿还的
比如让我做你的桃花,你做我的劫


西毒

穷一生,都在找一滴毒药
可以克制任何一种毒的毒药
有时觉得那是一条蛇,来自异域或者南疆
它紧紧环在我也曾经青春的腰际
噬过你的心,在胸口变成朱砂
有时觉得那该是一杯酒,来自情人的眼泪或者心肠
伤人。决绝,春风几度,断桥凝啼
更多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春天最微小的草
是情人,是蹉跎,是凉夜的月色
后来才知道
那毒药其实是江湖,是被声名所累的自己
解了千般愁苦,也解不了美人迟暮
而所谓以毒克毒,也无非徒劳


南帝

俗世间的夫妇围坐小院墙下
听风声过耳后,蔓草轻微的叹息
原来幸福不过是一家人聚集着,烤火,耳语
三界中,无行外
怎一个门字关得住,窗口冷月,西岭苍雪
这本身是不需逃避的,哪怕千里之后
北辙南辕。到了诸王的锦帐
也无非春宵,也无非黄梁
市井中的怨侣,双手合十,低声默祷
南无阿弥陀佛。也抵不过无知小儿,绕膝啼哭
正好一缕炊烟,黄昏时十分,轻轻袅袅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