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童年 ●黄疯


祭奠

对日益变浅的湖底来说
每个人都是陌生的。
野鸬鹚在黯淡的阳光下迈着迟钝的步伐。
它们翅膀上的羽毛被风吹开的刹那,
我们甚至以为飞翔来到我们中间。
来到我们中间的还有往事般的浅灰
还有落水的鬼、仙子和
精灵,关怀与慰问。
每个周末我们都要在这沉积了
不知道几万年的大泽中
这长着奇怪水草和满眼白花花的漂浮物的
一直是我们的亲人。


童年

祖母说,你看到那个人鼻孔中
冒出的青烟吗。
所有的灵魂都只是孩童。
四点钟,微风和阳光轻拂着我刚理的头发
我慢慢睡着了。


童年

天热,我们把餐桌搬到屋子外面。
洒过水的禾场消散了暑气。
暮色还没落下,
我多么想在大人们吃饱之后,独自享受接下来的满天星辰。


朽木

你站在我们身后
要看我们如何对付朽木

这是一棵成年的榆树
闪电已经削去它多余的枝叶

然后又遭遇干旱,之后又是连绵的雨水
之后反复多次
变成现在的样子

一定是这样的。它接近地面的树皮
已经被栓牛绳磨得光秃秃
它的中心成为一个空洞,风轻轻一捻
就有粉状的木屑和同样
粉状的蛾子飞出

朽木孤单地长在墓地边
并没有打算在身上生出玉米和麦子
当初它驾着马车,在这里安家
看中这里的天空和秩序

随后我们举起斧子,它发出警告声
飞向河流对面的空地

月光花

打盹时你仿佛见到了胳肢窝底下出生的孩子
仅仅是风
吹开的窗户鞭打着困倦的脊背
它们因贫穷而和春天结盟

传说

说那个时候很早吧
来自大荒的浪荡公子踏上了通向
你蜗居的门前小径,那是你的秀发化成的小径吧
沾染清晨的露水,和被脚步声惊醒而慌乱地
逃避着的虫豸
说那是你的梦溢出来了吧
它们为什么打架,为什么怒目相向又
执手度过余生
说吧,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
你掠过广阔的江汉平原
像一个浪荡子不舍不弃
 
 
 
 

∧返回顶部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