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硬骸堂中文网
硬骸首页
网刊首页
本期目录
硬骸论坛
 

编后记《把一朵花默念十遍她就是你的了》(白云)


    “把一朵花默念十遍她就是你的了”,这话在硬骸已成了名言。当然,还有一句“从死亡开始明亮的生活”与此并驾齐驱着。可我素来偏爱花的描绘而习惯疏远有“死亡”的词组,所以,如果要公开赞美一下这些令我暗自喝彩的造句,我宁愿默念花儿十遍让她归属自己而不念其它。

    花是美的而死亡却是丑的,如果一定要为这两个词作个素描的话,起码我是这样认为。之所以提这些,并非刻意要为硬骸网刊总编沈鱼歌功颂德,而是想借着读这些话的感觉切入我欲表达的主题:我把花儿与诗歌浑然一体去看待了。

    向来对自己阅读现代诗歌的水平不敢高看,因为我实在不太会写这些高难度的文字,但向来喜欢阅读美的诗歌,现代诗歌的美完全可以同古典诗词的美划上等号。绝非喜欢华丽辞藻的堆砌,也不喜欢异常整齐的断句排行,一首诗歌念起来朗朗上口,看起来错落有致,品起来味醇语甘,感觉起来砰然心动,这就是美。我固执的相信,一首诗歌美不美,别人说了不算自己得出的结论才算,就象一朵开在田野里的花儿那样,她美丽漂亮否、神韵风格何在,不同人有不同结论。所以,品诗就象悄悄走近一朵花儿,静静的欣赏她,细细的品味她,把她的精髓和神采摘出再念上十遍。到了这个份上,这花不是你的她又能是谁的----高山流水,伯牙子期的故事不会没有来由。更何况朋友的诗歌读起来不仅只是舒服,甚至还有默契的感觉。

    纵横网络八个年头了,好的论坛、好的诗歌、好的诗人遇到无数,最令我不舍的地方除了自己的网络小窝就是硬骸了。在这里,有亲爱的朋友,有喜欢的诗人,有漂亮的诗歌,有幽默的文字,重要的是,硬骸有良好的交流氛围与平等的探讨方式,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版内有一群高素质、高水平朋友的基础之上,没有朋友,一切便不复存在。所以我自信,对硬骸里的人,我不须默念十遍他们一定是我的朋友;但对朋友的诗歌,我却要念上十遍才能勉强选出这些妙文美诗----难分仲伯是什么感觉?我算切实体会到了。

    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还要勉强去做,在我来讲这个情况很少有,主动申请做本期网刊的选编工作就是如此。知难而上一般是为了攀登更高的顶峰从而走向成功,而我则不然。我的目的很简单:网刊编辑完成后就开始淡出网络所有论坛。所以才申请选编网刊,好把自己爱“花”的心留在硬骸。淡出不是永远离去,也许在某一天,白云又会象过去那样飘了回来。网络的魅力太大,轻言放弃只能说是“自欺欺人”。故我会在以后的岁月里,经常把硬骸里的花儿们默念十遍,让她、她们不但属于大家,同时也属于我。这,不同样也是一种满足与快乐么?

    “把一朵花默念十遍她就是你的了”,这句话具备了相对真理的条件,前提是:我们一定要爱她,默念她!
 
 
 
 

∧返回页首   ≮返回目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