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点盐,撒点辣椒,撒点芥末 ——第七届硬骸诗歌奖,给冰马的授奖辞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撒点盐,撒点辣椒,撒点芥末
——第七届硬骸诗歌奖,给冰马的授奖辞

沈鱼


虽说硬骸奖只在硬骸诗群这个小圈子内进行,但依据目前的轮流获奖制,拿到这个奖要扛得住时间打击。陈让是个例外,他已经跑赢了时间,上一届硬骸诗歌奖我们追授给陈让,我们不想再追授了,其实是说,我们不想哪个硬骨头早死。你活着我感到欣慰,至于写不写诗,倒在其次,有诗意就好。

冰马这个人其实长得没什么诗意。和我差不多。但混得不错,目前主要从事洗衣、做饭工作,老四说,冰马发迹了。但与其说我想起了写诗的冰马,不如说我想起了洗衣店老板成立,或者罗成立,跟他有关的人是王成娣和罗骢。你和我都和他无关。我们今天要授的这个奖,其实也和他无关,这只是个话题。

冰马这个人其实长得没什么诗意。但不妨碍他的诗有诗意,有人性,在此不表。

我的授奖理由是:“这么老了还坚持写诗,写的诗符合我的价值判断,和我有点交情。”起因是,当时我喝了一点酒,天气闷热,于是躺在床上,在新浪发了条微博,本来想凑够140个字的,但实在想不出别的。这个老屌毛,其实在上海就欠我一顿酒。前两年来花都,又欠一顿,我计划某年某月某日去上海吃回来。我本来应该在我人在上海时再发这个奖。

冰马60年代生人,当然是老马。他写诗只是想写诗而已。冰马写过什么诗呢?《修辞》、《殡葬师手记》我看过后忘记了。《公安引》我看过其中的几首。这些我打算写完授奖辞再扫一眼。其实,我所记得的,只是洗衣服的冰马、只在诗中叫床的马力、玩自拍的四分卫、不下旷井的游太平、不开药方的蓝尘、会打小算盘的黄沙子、喜欢勾搭花花草草的青蛙龚纯。至于老妖精孙非、隐身人苏浅、花草师南蛮玉,以及羽微微、水丢丢,因为从未谋面,我不会经常记得你们。

2002年我到上海谋生,5月20日,第一次与冰马、小鱼儿、匪君子、木头等人相聚。之后是朵朵、罗盘等人的珊瑚岛,左后卫、四分卫等人的书房。这都是些私人网络会所,留下回忆之灰,如今只剩硬骸尚可埋骨,有空你们都可以回来看看自己的蹲位。

给冰马授奖就是给他在硬骸预留一个新装修的蹲位。硬骸不设座席,只有行走、往来与流水。所谓交情,不过是彼此看见。

已写的授奖辞中,青蛙太虚,唯美主义不适合冰马,我邀请青蛙授奖可能是个错误,但不管怎么说,他顺便怀念了硬骸独裁与自由的优良传统,并在文中提到了许多老骸骨的名字,适当地安慰了一下我的记忆。老四写的太实,他说“公安诗人冰马如今在上海开餐馆。他也许发迹了,仍会记得自家灶上漆黑的炊壶和泥土。”黄沙子评:抒情气味颇浓。老四就是这样的人,除了极度自恋,他最大的特点是不得罪人,典型的办公室政治家。黄沙子当然也是拾起抒情的羽毛掷向冰马,他的关键词是:“咯着血的灵魂、情怀悲悯、直面人生。”老实说,黄沙子的授奖辞比冰马的诗“更加美,更加动情”,仿佛年度考核自评。而羽微微“沸腾和燃烧”的赞美之辞对冰马来说是另一个A。另外,必须说明的是,我没有叫张鹏远这个屌人写颁奖辞,他这么做纯属手淫,但如果他因此有了持续稳定增长的高潮,那也是硬骸诗歌奖的边际贡献。H好好虽然是瞎扯鸡巴蛋地说到点穴和写诗,但由于他“祝贺冰马获得第七届硬骸诗歌奖”的帖子标题,我姑且认为他言可及意。而蛋疼的游太平,醉酒的左后卫,我不期待他们的授奖辞,他们的诗当然无比优秀,但我更需要一篇配得上硬骸诗歌奖的受奖辞,他们还有几十年时间可以准备。

最后,我要说的是,作为一个老牌诗歌网站,硬骸其实已经不谈诗了。张鹏远说,“硬骸萧条至门可罗雀,硬骸论坛的帖子更是可怜到惨不忍睹。”我确实很高兴,因为不用再花时间删帖了。只是他们(她们)又在硬骸诗群上遛狗、钓鱼、晒锁骨,频繁的消息提醒影响我看深夜看片。但我终于还是原谅了你们,因为你们是我的朋友,比现实更真实的,比诗更重要的,是网络日常生活的点滴。我们只是用诗来提醒生活,或者用诗给灵魂撒点盐。撒点辣椒,撒点芥末也可以。

以上文字,饱含深情,如有误读,后果自负。

2014-7-28


本贴由版主于2014-7-28 22:28:59修改过

本贴由沈鱼于2014-7-28 22:22:10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撒点盐,撒点辣椒,撒点芥末 ——第七届硬骸诗歌奖,给冰马的授奖辞】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537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