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奖辞:冰马,或米噵,生米煮成熟饭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夏日炎炎,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数日之前,沈鱼忍不住深夜浮出水面,告诉我他的人选。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马力,四分卫,黄沙子,湖北青蛙,苏浅,陈让等等活着或死去的人们都无从干预。独裁啊独裁,这是小众硬骸的自由作风。遵循硬骸N年形成的传统,我们要将“第七届硬骸诗歌奖”授予冰马、米噵抑或成立同志。

同志已经不是一个好词,但也不算是一个坏词。称同学装嫩,称先生生疏,称老师成立早已与老师职业分道扬镳,称同志尚有身份可感。嗯,早年在湖北他是老师成立,到了上海卖象王洗衣机运作洗衣店他是诗人冰马,如今做餐饮连锁店开丙丁公司他是商人米噵。无论他何时何地披一张什么羊皮,只要他还写诗,还在硬骸二三十人的小圈子里混,他就还是我们的同道,即便是到了漫漫秋色中,到了皑皑白雪里,他仍可以同骸客们一道听银河深处传来万物叫床的声音。

万物叫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马地主拥有虚拟的丫环和一亩大海,沈鱼左眼明媚右眼忧伤,从与已经能以琴会友,黄沙子从黄石来到武昌,苏浅转了大半个世界还没有与我们见面,陈让离开我们已满2年,而微微的锁骨还让人心生恨意,却已是大宝小宝俩孩子的母亲,而罗骢已在网上问我如何写《我爱我的父亲》。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成立的人生履历已经写过一大半无法更改,那个跟他赁屋同居的晓菲,已是未来的小董事长他娘。在洗内裤洗汗衫洗地毯洗窗帘的十几年里,他写着《修辞》里的诗;在龙华殡仪馆的停尸库边儿上蹲守的四五年,他将埋葬在记忆深处的湖北公安故乡翻找出来,陆逊湖、虎渡河、油江河、马西荡等等,重新排列成《殡葬师手记》里的诗句。

在满是土特产的村庄,我们还得四下叩问。在狗和粪土中,我们还将提炼我们的思想。在万物叫床的声音中,想我在晚年的遥夜里,半夜惊醒,掉下床来,挂在地球的边缘上,像最高统治者那样,而不是这样发出叹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总经理在写诗,客人在用餐,那些夏日的浓荫如此明亮,仿佛在生病--啊嚏,在世界物质化的流水边上,保存着一颗浪漫如马地主夜钓所见混帐悲伤回家的冰凉之心,这生之无常的两极,有苦水,有醴泉,有琼浆。

硬骸的同志们啊,今年授予成立硬骸诗歌奖,适于这么悲伤快乐地分享。


2014年7月21日

本贴由作者于2014-7-22 10:05:54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14-7-22 13:09:31修改过

本贴由湖北青蛙于2014-7-22 0:03:32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授奖辞:冰马,或米噵,生米煮成熟饭】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1369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