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奖词:请你在那边照顾我们的魂魄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作者编辑 ][ 版主编辑 ] [ 返回论坛 ] [ 返回主帖 ]

             授奖词:请你在那边照顾我们的魂魄
    
    硬骸诸君:经马力提议,硬骸中文网三人委员会一致表决通过,把“2012年度硬骸诗歌奖”授予已故福建诗人陈让。
    今天是硬骸中文网版主、诗人陈让一周年忌日,在百度上搜得陈让人物生平如下:作家陈让,1982.6.7生,福建连江县人。上海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后进入福建省文学院工作,于2012.2.20因病过世。著有诗歌随笔小说等。个人作品:著有诗集《白平衡》等。他的诗清新质朴味淳,语言灵动;小说多受拉美文学影响,文字富有诗意而不失故事内在张力。
    
    我有过一次濒死经历。
    十一岁的时候,我家在酒城泸州的白节镇上,某天因为太调皮,父亲盛怒之下打我,卡住我的脖子,使我休克过去。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休克的那一瞬间,世界异常安静平和,在我身体上方,仿佛有台时光的放映机在无声而快速地回放着储存在我大脑里面的、我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那个速度非常快,就像白驹过隙,就像无常迅速到来。
    回放还没结束,有人做人工呼吸又把我拉了回来。
    那时,是谁在抽走我的魂魄?要把它安放在什么地方?
    
    昨天晚上半夜惊醒,起来读着去年为纪念陈让而写的《我们和你,是同一个人》,我那浮躁不安的肉体突然安静下来。我关了灯,使它平躺着,置身于黑暗中,我的魂魄,就像当年那样,漂浮在上方,安静平和。
    我短暂地看见了自己。
    不知生,焉知死?活着的人,大多蝇营狗苟昏昏噩噩,又没有非同寻常的经历,平常难以得见自己的魂魄。我因机缘巧合,见了两次,尤其是昨晚,要感谢陈让托梦。
    
    硬骸诸君:由此我想到,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丧失的本性,我们在平凡岁月里散落的魂魄,是不是都在另一个世界里漂浮着?为将来计,是不是可以委托给陈让,让他在那边代为照顾?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那么,陈让兄弟,我们授奖给你的同时,也请你务必在那边照顾我们的魂魄,让他们聚而不散,老有所依。请你时常约他们一起郊游、露营、垂钓、烧烤、喝酒、写作和朗读,你们有足够多的时间随心见性地活着,等待我们陆续回归,天人合一。
    请你接受我们的恳求,兄弟,万勿陈辞谦让。
    值此人间新春正月,百花初绽,蜂蝶狂放,人心杂芜。我斟了半碗国窖1573,陈让兄弟,咱们一起喝了吧。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2013.2.20  泸州  快意斋
    
附:陈让诗歌选
    
《我把你当浮萍》

嘉定我去过,去的时候
是哪一天?
恰逢我们两个人
游了古漪园,登了法华寺,吃了南翔小笼包
你和我合影,但照片洗不出来
我想这是应该的
我把你当浮萍
几次引你顺着流水出去

041020

《夏天我们在屋顶过夜》

天空辽阔而越发神秘
月光呈乳白又清澈如水
水是我们都喜欢的
还有月亮
那么高
不用抬头也能瞧见
看上去多圆润
虫子不叫
四周也一片宁静
你把脸转向我
就睡过去了
我开始怀念一个人
的时候
感觉仿佛是流水
从内心漫溢
淌过身子
来往的云帆和鱼鸟
我都试着捕获
直至了无痕迹
一整个夏天
我都确信
体内有星辰走过

041222

《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

湖水滞留林间的空地
蛰息的虫儿不叫
你也不说话
我见过的干草随时可能
从这边伏到那边
伏到你的家乡以及
更远的南方
这都是些普通的干草

你洗会身子就下了山坡
我再看会也就习惯坐在桂子树下

050116

《孩子们都要结伴去镇上》

孩子们都要结伴去镇上。有的还要光脚踩着软草,踩着泥土
八九点时会经过墓地
地里的桑树高过头顶,顶上有葚子和叶
谁也不敢上去采摘
最早上去的人显然老的更快
所以哪怕能轻易拿捏事物,孩子们也要记得松手

各家敞开着窗子,楼上有妹妹在睡
她醒来可以痛快地哭
可以一个人哭,可以要兔子一块哭
一整天的哭
而虫虫还在孩子们手上传送,它并没有彻底死掉
孩子们用火柴盒装,也可以用铅笔盒装

傍晚回来孩子们还会经过墓地。江水昼夜从山下流走
孩子们走的不快也就不慢
世界这样看上去如同画面,是孩子们结伴经过的静静一种

050517

《一张丹麦港口的明信片》
赠张紫宸

挺立在桅杆旁张旗的海盗
以及哥本哈根
微喧的海水

波浪自然的颤音实则一种和谐

光从海面潜入阴影
恬静安伏菊间
在不久一天的某个时段
居民摘来分享,如同分享天籁
我想这是一种可能

成群的黄蜜蜂
飞旋在女孩做三明治的地方
男孩会象其中的几只
从希翼的美丽中采摘花粉,自由
却不带贪婪
雪花拥有松柏所有的分支
它盘旋,铺陈着街道
附近的人们滑冰或者驾雪橇
在这个冬日
以及此后更多的冬日
祥和如头上的圣诞帽触手可及

在寒冷的季节
即便哥本哈根的海水
也拒绝流动
而遇见消逝的美人鱼
男人挺立在桅杆旁收帆
留给它们自由

051213

《南部阔叶林》
——“第八册第二课,左边是树右边也是树”

掠过山坡的是微风,是孩子的稚气
像亮光于树与树间——
绿莹莹散开,充分地
昆虫在附近,成为光彩的一种
甚至你到处看见它
——是这样,叶子盖过枝条
各自坐在分支。你有你的

山坡下小屋,顺着地势而上
阔叶林打扮成后院
叶子翻滚,有的落在发间
我们一般只接受
这个事实——
属于自己的那片更为出众。至于
陌生人到来,也会亲密居住

060126

《算雨天》

两个多月没有雨,
这几晚窗前落下的就是它了。
画里的女人,她捡起一片叶子躲雨。
画得太假,我对画师说。
画师躺在册子的扉页上,他有一把黑伞,
一辆老式凤凰自行车,
停放在我拆了挡水板的单车旁。
这样的生活,雨也是乏味的。
印象中,雨打芭蕉,雨在莲叶心。
有时候,雨就是雨,一滴
滴在另一滴上。
人们说下雨是因为到了雨季。
它并不是来取走疼痛。
透明的玻璃分隔了雨,和看报纸的人
隔壁的美编将一行字:“我们很土”剪下来
贴在会计的照片下面。
还到对面办公室问人家,
“有没有类似雨伞的东西?”
真是叫人诧异。雨伞搁在家中
我当时想,是来检阅我的疏忽了么?
每当透过过道上惨淡的灯光,
看见淅淅沥沥的雨的线条
总为你发愁。
记得你上次回来,也是在下雨,
还是说,用不了多久就下起了雨?
可以确定的是第一次吵架
就是因为它。它给了人怠慢的理由。
如今只有回忆形不成速度,
缓缓回放,而时间何等迅速把人与人分开。
你在的双流镇,双流指的是哪两条河?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我一提到雨,雨水就滴到那边。
你那么讨厌雨,
一整个夏季备着把伞。
我陪你买过一把天堂伞,
告诉你曾经有一把黑伞在辗转中不见。
昨夜心中的气流像火车头疾行
爆出“卡磁卡磁”压低云层的声音。
一则来自南方的讯息
它特别提醒你注意,雨。

061129
本贴由版主于2013-2-19 20:52:45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13-2-19 21:12:38修改过
本贴由作者于2013-2-19 21:14:53修改过

本贴由马力于2013-2-19 20:27:27在〖硬骸诗歌论坛〗发表。


本贴标题:【授奖词:请你在那边照顾我们的魂魄】

本贴跟从标题:

[ 查IP地址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浏览7644次 ]

快 速 回 复

用户名: 第一次发言自动注册,请您牢记密码 [帮助手册]
密码: 发言表情 作品性质
验证码: 为防止广告群发,设置了验证码,必填
标题:
内容:
音乐MIDI: 图片URL:
链接名称: 链接URL:
邮件地址: 声明:发言请遵守 中国法律

(C) 2001-2009 硬骸堂中文网 版权所有
沈鱼作坊 设计制作